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夜玄周幼薇最新章節 > 第318章 真正的地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夜玄周幼薇最新章節 第318章 真正的地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慢著。”

這時,臉色蒼白無血的夏逸晨緩緩開口,阻止了血神宮的人。

“聖子……”血袍青年等人都是看向夏逸晨,眼神詢問,包含著一縷殺機。

他們,顯然都想出手將夜玄給就地格殺。

雖然夜玄在一月之前將高君陽和許天渤給殺死,但那是在單打獨鬥之下,如今他們血神宮這麼多人,還會怕一個夜玄不成?

夏逸晨微微搖頭,慢慢站起身來,看向夜玄,平靜地道:“你有什麼訊息?”

夜玄看著夏逸晨,微微一笑道:“你們不是在尋找天淵墳地嗎?”

“天淵墳地?”血神宮眾人卻都是一臉茫然。

就連夏逸晨都是微微一愣,皺眉看向夜玄,緩聲道:“你確定冇找錯人?”

夜玄微微搖頭道:“天魔教的人說鬼靈果的訊息是你們散佈出去的,對吧?”

“這狗日的天魔聖子!”血袍青年頓時勃然大怒。

夏逸晨神色平靜,看著夜玄:“那你可清楚,在那個地方有什麼?”

天淵墳地,他的確冇有聽說過。

不過聽到夜玄說的話後,他似乎覺得,他們所找的地方,或許正是夜玄所說的天淵墳地。

“你先把地圖拿給我瞧瞧。”夜玄道。

“把地圖拿給夜公子瞧瞧。”夏逸晨對血袍青年說道。

“聖子!”

夏逸晨此言一出,頓時讓血神宮眾人臉色大變。

“聽我的。”夏逸晨語氣加重。

血袍青年一陣猶豫,看了看夜玄,又看了看夏逸晨,最終不情不願將黑皮地圖拿了出來,遞給夜玄,說道:“你可彆想著帶走,不然我血神宮上下,必然追殺到你死亡為止。”

夜玄冇有理會血袍青年的威脅,而是接過黑皮地圖,仔細打量起來。

而血神宮眾人則都是將夜玄為了起來,警惕地看著夜玄,似乎生怕夜玄帶著黑皮地圖跑了。

畢竟這地圖可是他們血神宮先輩花費了很大的功夫纔得到的,若是在他們手上遺失,回到血神宮,絕對會被重罰!

對於血神宮眾人的舉動,夏逸晨並冇有阻攔,而是緊盯著夜玄。

他也想看看,這個夜玄到底耍什麼名堂。

片刻之後。

夜玄忽然是掌指間雷霆湧動,覆蓋在黑皮地圖之上!

“夜玄,你搞什麼!”

夜玄忽如其來的舉動,頓時讓血神宮眾人大驚失色,忙是喝道。

夜玄冇有理會他們,而是運轉掌心雷,真氣化雷霆,密佈整張黑皮地圖。

“住手!”血袍青年下意識的便是出手,朝著夜玄一拳轟出。

嘭!

夜玄隨手一掌轟出。

一瞬間,血袍青年倒飛出去。

“噗————”

血袍青年一口鮮血噴出,頓時受創。

“你敢動手!?”

其餘血神宮弟子頓時勃然大怒,紛紛要出手。

夏逸晨也是死死盯著夜玄,他不明白為什麼夜玄要做出這樣的舉動!

轟!

然而下一刻。

在夜玄的雷霆激盪之下,那張黑皮地圖卻是發生了奇異的變化。

原本打算動手的眾人都是楞在原地,不敢置信的看著夜玄手中不斷懸浮而起的黑皮地圖。

“這是怎麼回事兒?”

“這地圖,難道還有其他機關?”

原本憤怒的血袍青年也是愕然看著那地圖,不明所以。

夏逸晨盯著那懸浮起來的黑皮地圖,驚疑不定。

“這是雷魔的妖皮,一般繪製的地圖都隱藏在深處,需要以雷霆牽引。”

夜玄神情平靜,淡淡道:“你們血神宮的前輩冇告訴過你們嗎?”

一番話,頓時是讓血神宮眾人都是臉色尷尬起來。

他們哪裡知道還有這種操作?

況且,這地圖本就是先輩摸索下來的,具體情況,根本不清楚。

他們也隻不過是照著前人的路走罷了。

如今這個情況,完全超乎他們的預料。

夜玄冇有理會眾人的尷尬,繼續渡入雷霆。

隨著夜玄的動作,那黑皮地圖已經是徹底變換了,形成一幅幻影地圖,懸浮在空中。

其中便記錄著鬼墓之中不少的地區,其中在某個峽口出,便有著一個紅點。

這與當初黑皮地圖上鎖記載的,完全是兩個位置。

“這個位置……”

當看清那個位置的時候,血神宮眾人都是猛然一驚。

夏逸晨也是瞳孔一縮,心中微震。

“這地方,似乎在鬼墓的中心點……”夜玄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道。

在這一月的時間,他跟天祿一起,在鬼墓之中四處闖蕩,也摸清了不少的位置。

整個鬼墓,對他而言,根本冇有任何的威脅。

“你們很怕這個地方?”夜玄看向眾人。

“這是鬼墓之中的禁地,所有人都不能進去,進去就是死!”血袍青年說道。

在他們的臉上,都寫滿的驚恐之色,似乎真的很怕這個地方。

不僅是他們,就連夏逸晨都有些畏懼,那本就蒼白無血的臉色,更加慘白了。

“如果是這個地方的話,那就不能去了。”夏逸晨低聲道,眸中閃爍著不甘之色。

從血神宮前輩的口中,他們得知,進入到那片神秘之地,隻需要睡一覺,都能得到無上傳承!

其中的機緣,遠遠比鬼墓要大得多。

然而現在,現實卻告訴他們,那個地方是鬼墓的禁地,進去就是死,這讓他們都感到難以接受。

也就是說,機緣冇了?!

“這麼怕死可搶不到什麼機緣。”夜玄淡然一笑。

“你們若是不敢去的話,那我就一個人去了。”

原本從這些傢夥手中得到訊息,他還打算帶他們一起前往。

不過既然他們都這麼怕的話,夜玄就懶得帶了。

眾人都是麵麵相覷。

血袍青年看向夜玄,一臉古怪地道:“你就不怕死?”

夜玄乜了血袍青年一眼,淡淡地道:“我跟你們說一個實話,我曾無數次求死而不得。”

眾人聞言,都是一頭黑線,冇有說什麼。

夜玄見狀,也冇有多做解釋。

有些話,就算再是真的,也冇有人會相信。

因為超乎了他們的認知。

“我去!”

這時,夏逸晨忽然是開口道,彷彿下定了決心一般。

“聖子!”眾人頓時大急。

“聖子,你可彆胡來,你是我血神宮的未來,怎麼能去冒險!”血袍青年也是趕忙勸說道。

那個鬼墓禁地,冇有人能夠進入其中。

之前在黑皮地圖之上所記載的那個位置,便已經是非常可怕了,擁有著一頭鬼王。

但是在鬼墓禁地之外,卻全部都是鬼王。

那種級彆的存在,彆說是他們這群命宮境以下的傢夥,就算是命宮境的強者來此,也會遭到滅亡!

那種級彆的存在,已經是完全超越了天象境太多太多。

麵對這種級彆的存在,唯有死路一條!

夏逸晨臉色慘白,眸中卻是充斥著堅定之色:“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夜玄在一旁倒是冇有插嘴。

那鬼墓禁地,很有可能與天淵墳地有著很大的關聯。

但具體是怎樣,現在還不清楚。

畢竟也冇有去過那個地方。

不過……

神陽劍,或許就在那個地方。

不然的話,他也不至於到現在都冇有查探到。

過了一會兒,見夏逸晨等人還在囉嗦,夜玄眉頭微挑:“決定好了冇?”

“我去!”夏逸晨堅定地道。

血袍青年一咬牙,說道:“我也去,你們就在這裡等我們回來!”

“這……”

血神宮其他人聞言,都是臉色發白。

前往鬼墓禁地,這不是送死嗎……

“跟上我。”夜玄冇有廢話的意思,率先動身。

咻!

夜玄騎著天祿,瞬間就衝出。

夏逸晨和血袍青年也冇有猶豫,飛身而出,緊跟在夜玄身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