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其他 > 葉青雲被困十萬年 > 第1926章 邪門的水月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青雲被困十萬年 第1926章 邪門的水月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慌什麼?”

雲徽子眉頭一皺,腳下重重一踏。

金翅大鵬鳥頓時吃痛,脊背好似要被雲徽子踩裂開了一樣,口中發出慘叫。

“上仙饒命!”

雲徽子腳下力道收斂,冷聲喝道:“你剛纔在說什麼?”

金翅大鵬鳥戰戰兢兢,卻也不敢隱瞞。

“屬下感受到那水月宗內,傳來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

“屬下的金翅大鵬血脈,都在畏懼戰栗啊。”

“非是屬下膽小,實在是這股氣息太可怕了,屬下控製不住自己的血脈啊。”

金翅大鵬鳥委屈巴巴。

前方有大恐怖!

自己背上還站著一尊惹不起的傢夥。

唉。

我金翅大鵬鳥實在是太難了。

聽到金翅大鵬鳥的話,雲徽子的一雙眉頭皺的更深了。

而身後的十位太乙金仙也是各自露出驚訝之色。

水月宗內竟然有恐怖的氣息?

能讓身為頂尖凶獸的金翅大鵬鳥都如此畏懼?

這可就有點太令人吃驚了。

放眼整個鎮元界,能夠讓金翅大鵬鳥感到畏懼,並且讓它的金翅大鵬血脈產生敬畏的生靈,隻能用屈指可數來形容。

除了幾大聖獸之外,就隻有鎮元界最為古老、最為隱秘的一種存在——元初生靈!

若是聖獸的話,倒也不算太過驚奇,畢竟大荒歲月的時候,聖獸數量雖少,卻還是偶有現身的。

如今的五莊之內,就有兩頭麒麟,整天打得熱鬨,叮鈴哐啷一天都不帶歇息的。

可若是元初生靈的話,那就不一樣了。

涉及到元初生靈,乃是鎮元界最大的隱秘之一,即便是五莊中的高層,對於元初生靈的瞭解也甚少。

“上仙,莫非是這水月宗內有聖獸盤踞?”

一位五莊客卿忍不住說道。

雲徽子麵無表情。

“你所感受到的氣息,是不是聖獸?”

“不不知道啊,總之就是很恐怖很恐怖,屬下也完全無法形容這股氣息到底多強。”

金翅大鵬鳥聲音顫抖的說道。

“廢物。”

雲徽子懶得再多問這嚇破膽的金翅大鵬鳥,當下身形一躍而起,自己朝著水月宗飛去。

十位太乙金仙見狀,也是連忙緊跟而上。

“呼~~~還好不用我過去,可把我嚇壞了!”

眼見雲徽子他們直接過去了,金翅大鵬鳥頓時鬆了口氣。

還好還好。

我要是過去的話,怕是要直接嚇得屎尿齊流了。

“諸位上仙呀,你們可自求多福吧。”

金翅大鵬鳥心中默默說著,它其實故意隱瞞了一些。

實際上。

金翅大鵬鳥能形容出這股恐怖氣息達到了何等程度。

隻不過怕說出來嚇到雲徽子等人,更害怕雲徽子覺得自己在胡說八道,又要給自己苦頭吃。

索性就說的含糊了一些。

“這水月宗傳來的氣息,與鎮元大仙相比都不遑多讓,我還是再躲遠一些,免得波及到我。”

想到這裡,機智的金翅大鵬鳥當即朝著遠處飛去,它還十分聰明的把自己變小了一些。

變得跟個麻雀差不多。

這樣就冇有人能注意到自己了。

嘿嘿!

我真是太機智了!

雲徽子帶著十大太乙金仙,直奔水月宗而來。

他們可不會客客氣氣的走山門,更加不會事先跟你通稟一聲。

而是選擇了最為直接、最為蠻橫霸道的方式。

硬闖!

雲徽子看都不看那護宗法陣一眼,隨手一揮。

轟!!!

整個護宗法陣瞬間崩潰。

根本阻擋不了雲徽子分毫。

一時間,整個水月宗都被驚動了。

許多人紛紛抬頭看去。

譚正英等十位太乙金仙立即分散開來,在各個方位將雲徽子護在當中。

隨時警惕著四周的一切。

“果然有天材地寶!”

雲徽子看見了山頂庭院中的情形,不由的眼中綻放出了前所未有的光彩。

他本來還有點懷疑這個傳聞的真實性,畢竟連五莊都冇有那麼多天材地寶,這區區的一個水月宗,怎麼可能會有比五莊還多的天材地寶?

直到此刻。

雲徽子親眼看見了山頂庭院中的情形,一下子就全信了。

“竟然有這麼多!”

“不可思議!當真是不可思議!”

“如此一大片藥田,價值無法想象!”

“放在任何時代,都足以引起空前絕後的震撼!”

十位太乙金仙也是接連驚呼起來。

就連早就知道這裡一切的譚正英,也要裝裝樣子跟著驚呼兩聲。

雲徽子麵露喜色,也不管這水月宗還有其他人。

當即施展神通。

袖裡乾坤!!!

隻見雲徽子猛然一揮衣袖,五莊獨門神通再現天地之間。

無邊法力,籠罩了整個水月宗。

雲徽子竟然是要將整個水月宗,連同地皮一起收入衣袖之中。

全部帶回五莊!

這就是雲徽子的性格和做事手段。

之前他去鎮壓三海動亂,也是乾淨利落的就完事了。

眼下來取這裡的天材地寶,自然也不會浪費時間。

直接連同整個水月宗統統收走!

管你水月宗的人願不願意。

至於那什麼鐵柱老祖,雲徽子更是從未放在心上。

到了我的衣袖之中,你什麼老祖都要老老實實的待著。

十位太乙金仙也震驚了。

雲徽子這也太霸道了。

完全不和水月宗的任何人接觸,直接就要把整個水月宗弄走。

譚正英嚇得心頭亂顫,卻也無法阻止。

可當雲徽子施展了袖裡乾坤之後,卻見整個水月宗依舊是穩穩噹噹矗立在大地之上。

巍然不動!

連一陣微風都冇有颳起。

彆說收走整個水月宗了,連一根樹枝都冇有被捲起來。

“怎會如此?”

雲徽子神情微變。

他的袖裡乾坤神通,雖然遠不及師尊鎮元大仙,也不如大師兄鹿山仙人,但收取區區一個水月宗,應該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為何失效了?

雲徽子不信邪,再度揮動衣袖。

這一次,他調動了全部的法力,將袖裡乾坤之威施展到了極致。

可還是一樣!

水月宗無風無雨,安穩如初。

根本不受袖裡乾坤的影響。

“怎麼會這樣?”

雲徽子麵色劇變。

身後的十位太乙金仙也都是紛紛變了臉色。

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袖裡乾坤竟然不起作用。

這可是鎮元大仙親自傳授的無上神通啊。

一旦施展,無往不利!

尤其是施展之人乃是鎮元大仙的親傳弟子雲徽子,接連兩次都未能起效?

這水月宗當真如此邪門嗎?

“區區袖裡乾坤,也想撼動本老祖的清修之地嗎?”

一道慵懶、散漫的聲音憑空響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