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其他 > 薛淩程天源 > 第2070章 冇閒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薛淩程天源 第2070章 冇閒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小農莊前,幾人圍著炭爐烤著河蚌和臘腸,喝著啤酒聊著話。

王青吃了米粥後,很快就困了。

阿虎抱她進屋歇息,隨後屁顛屁顛跑出來。

“兄弟們,要不要來點兒白的?好久冇喝了,一想想就忍不住饞!”

程天源和陳民不約而同瞪了瞪他,先後搖頭。

“能給你一點兒啤的喝,你就偷著樂吧!你也不想想,你那啤酒肚用了多少年才消停下去。”

“哥,你就悠著點兒吧。你自個的身體自個好好掂量,天天都必須吃藥的人,還能任性不成?”

阿虎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委屈巴巴坐了過來。

“好吧,那就來兩瓶啤的。”

程天源沉聲:“想得美!頂多一瓶!”

阿虎立刻皺眉問:“不是吧?兄弟,你都兩瓶了——”

“你還得照顧阿青。”程天源打斷他,解釋:“護工進城去玩,請了一天一夜的假——你忘了?”

阿虎隻好訕訕作罷,抿一口啤酒,激動“哇~~”一聲,然後樂滋滋吃著烤臘腸。

“嗯嗯!這臘腸真不錯!自家做的臘腸就是香啊!脆脆口感好,肉質也特鮮美!”

陳民解釋:“都是新鮮山豬肉做的。山上不有一個山豬場嗎?裡頭養了足足好幾百頭豬。過年那會兒我買了一頭下來,送了一些肉給幾個姐妹和其他親戚,誰料還剩小半頭。我就跟幾個孩子把豬肉剁碎做成臘腸,其他的能烤則烤,能炸則炸,吃了足足好些天。”

阿虎驚喜問:“還有山豬場?咋冇看到山豬呀?”

“你待城裡太多年,待傻了吧?”程天源好笑調侃:“連山豬都不認得了?如果能漫山遍野跑,那還怎麼養?山豬的破壞力有多強,大塊頭的比老虎還厲害來著!”

阿虎哈哈哈大笑。

陳民也笑開了,解釋:“確實在山上跑來跑去的,不過都用高高的磚牆圍起來,不然冇法關得住。”

“還有多少臘腸?”程天源問:“我回去的時候帶一些給家裡人嚐嚐,他們應該也會喜歡。”

“對對!”阿虎忙道:“給俺也來幾斤!不!十斤——至少十斤!”

陳民睨了他們一眼,幽幽道:“過年前弄的,現在都過去大半年了,怎麼可能剩下那麼多!夠咱們吃而已,冇法帶回去了。你們如果喜歡,我明天上去問問看。”

“有冇有小豬?”阿虎忍不住提議:“明天來個烤乳豬,怎麼樣?”

陳民搖頭低笑:“哪裡吃得完!就你們這個肉量,半隻烤乳豬都得吃撐!”

程天源道:“如果有大豬,那就來一隻吧。趁著這幾天有空,咱們可以做燻肉和臘腸。我看山上的鬆柏樹不少,不如砍一些枝葉來熏豬肉。”

“喲!這個主意好哎!”阿虎樂得不行:“阿民,麻利問去!給俺們弄一頭三百斤的來!”

陳民點點頭:“應該有,人家就是搞這個的,哪可能冇有豬賣。行,明天一早我就上去問。”

“等等!”陳民忍不住問:“你們——能殺豬不?”

程天源看向阿虎,轉而為難搖頭。

“還得自己殺豬?就我們這幾個老頭兒恐怕不行啊!把你兩個兒子和幾個工人叫上吧。”

“行。”陳民解釋:“到時送他們一人幾斤肉,豬血也送給他們吧。”

阿虎啃著肉,吹著山裡的涼風,不自覺樂滋滋的。

“兄弟們,這樣的日子——簡直跟神仙一樣呢!如果阿青能……能走,那就更好了。”

其他兩人冇開口,低低烤著肉。

阿虎再次感慨:“也不知道下一回聚在一塊兒吃吃喝喝……又得等多幾年!”

“明年你和嫂子接著來,不就成了?”陳民輕笑:“我這農莊一直在,跑也不會跑,你們有空就過來,咱們就能聚上,不是嗎?”

阿虎禁不住歎氣:“話是這麼說,可總是走不開啊。心是挺想來的,可總有各種事絆腳,想走也走不開。”

“對。”程天源苦笑:“貌似都這樣。以前年輕的時候忙事業忙家庭,現在事業不怎麼忙了,孩子也都大了,可還是覺得忙。老人要照顧,孫子孫女要幫忙帶,孩子也有各種事找你搭手。天天都有事,就好像冇有能真正空閒下來的時候。”

陳民感慨道:“都這樣……我也這樣。說到底,還是咱們的心閒不下來。我們這一輩人不敢閒下來,怕老人家有不慎,怕孩子不結婚不生娃,怕他們的娃冇人帶。怕這個怕那個,心不得不總是忙著。”

這一代人是苦過來的,曾過過苦日子的人,憂患意識非常強烈,不敢輕易享樂或頹廢下來。

即便有機會享樂,也會小心翼翼,擔心是否有什麼意外。

“有道理。”阿虎拍了拍胸口:“心冇得閒下來,所以冇得有空。阿民,早些時候阿青在,俺就不敢說啥。你擔心幾個孩子不結婚冇對象,俺也一樣擔心。小虎子那邊,要創業要帶孩子,壓根啥念頭都冇有。多半得等孩子大了,纔可能去找。可孩子大了,誰還要他啊?小芸兒總是找到不合適的,都兩回了……她現在的心都涼了,說她暫時不想找。瞧!俺兩個也是——夠嗆啊!”

兒子婚姻不幸,事業也遭重創。女兒連續戀愛失敗,現在連戀愛的勇氣都冇了。

看到孩子們如此窘迫為難,老伴又半身不遂行動不便,哪來的閒情逸緻遊山玩水啊!

程天源禁不住歎氣,道:“也許咱們得等到忙不動了,乾不動了,才能真正閒下來吧。淩淩嘴上說退休,可她也冇一天空閒過。我不退休,至少還有一些公事能找藉口出去,她反倒不行。家裡的老人和孩子都需要她,離不開她。打理那麼大的家,也是很不容易。在我看來,比我上班辛苦多了。等我退休回家,我多半也會跟她一樣,冇得閒下來,直到跟我嶽父嶽母一樣,實在通通乾不動了,才能真正空閒下來。”

阿虎哈哈大笑:“等到那個時候,咱們也冇法出門了。想要上山下水,也是乾不了的。可能連烤河蚌都烤不了,手一直抖抖抖!”

程天源和陳民都哈哈笑了。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