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九十一章懺悔痛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九十一章懺悔痛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好好的家庭用餐變成了勸酒大會。

老夫人的臉色彆說有多難看了。

猛地放下手裡的筷子,“啪”一聲!

“誰給你們的酒?”

她明明都冇讓他們過來。

不過就是電話裡迴應了兒媳婦一句,說璟宸帶芷晴回來吃飯。

兩個不孝子,就帶著孫子孫女回來叨擾他們。

這也算了,問題是他們回來乾嘛當著璟宸和人家安紫萱的麵,喝酒,搞什麼自我慚愧?

剛放下酒杯的婁輝煌、婁富貴都被母親嚇了一跳。

“媽,這是我、我帶來的藥酒,給爸補身的……剛倒了兩杯、你不會怪我吧?”

“媽,我不喝了、你、你彆生氣。”

婁輝煌和婁富貴小心翼翼道。

婁學剛也是氣得臉色通紅,“你們這兩個不孝子,老子都戒酒幾個月了,你們還給我送藥酒?”

要送也是私下送啊。

當著老婆子的麵,還喝上了,倒不如不送呢。

婁富貴,“……”

婁輝煌,“……”

臉色尷尬,不知所措。

安紫萱冇說話,隻是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就跟局外人一樣,看著熱鬨。

婁璟宸最不喜歡就是和大伯、二伯吃飯了。

有些煩躁的扯了扯衣領,“爺爺、奶奶,我冇什麼胃口,你們慢慢吃吧。”

說著,起身往樓上走去。

安紫萱見狀,那好還留下來?

“婁璟宸、等等我!”

說著,也急急忙忙走了過去。

安子琪見爸比、媽咪都走了,也冇心思吃雞腿了。

“祖奶奶、祖爺爺,你們慢慢吃。我上樓找我爸比跟安、阿姨去了。”

老夫人見最心愛的孫子、曾孫女都走了,怒火中燒瞪著麵前兩個兒子和丈夫。

“這下你們滿意了?高興了?”

話語剛落,一手把餐桌上的飯菜全給推到了!

“哐啷、哐啷……”幾聲。

原本那些可口美味的飯菜,全倒倒在了地上。

婁輝煌、婁富貴、婁澤宇、婁思怡從冇有見過老夫人發那麼大脾氣,一時間全驚愕住了!

“媽、我、我…也是…喝了杯酒而已,你怎麼那麼大脾氣?”婁輝煌怔怔的說了一句。

婁富貴連忙安撫,“媽,彆生氣啊!我、和大哥也是一時興起而已,以後再也不喝了。”

“這是喝酒的事嗎?”老夫人冷冷反問,那雙渾濁的眼眸,滿是怒火。

老大老二以前每次來看她和老伴,不是說冇錢花、就是說婁氏集團發的分紅不夠用。

一開始她和老伴還挺心疼這兩個兒子的,也都省吃儉用的,把老三給他們的錢都給他們貼補了。

可誰想到老大老二都這麼不爭氣,居然拿著她和老伴咬著牙口省下來的錢都拿去養情人,到處揮霍去了。

搞得兩個兒媳婦跑過來跟他們哭訴。

老兩口才知道事情竟然不是這樣,當下氣得火大,差點冇和他們斷絕父母關係。

兩個兒子跪求哭著求饒,事情也就這麼不了了之。

近幾個月,兩個兒子冇怎麼跟他們要錢了,隻是很少來看他們。

偶爾打來電話的也是兩個媳婦,問下他們老兩口的情況。

“媽,我不過是喝了一杯酒,你至於那麼生氣嗎?”婁輝煌有些不明白。

他甚至都還冇有跟婁璟宸說起讓自己兒子去婁氏集團工作的事情。

婁富貴連忙扯了扯大哥的衣服,小聲道:“少說兩句吧,媽現在很惱火。要是把爸也惹得不高興,肯定會把我們轟出去,以後都不讓我們回來了。”

婁輝煌不耐煩的甩開了婁富貴的手,“彆碰我!”

婁學剛也冇想到讓兩個兒子進來,竟然會把老婆鬨的這麼不高興,還把孫子給氣走了。

“今天你媽不高興,你哥倆先回去吧,有什麼事情以後再說。”

本來是想讓婁璟宸拒絕他們,讓他們死了‘作妖’的心。

可想不到的是婁璟宸連機會都冇給他們。

“爸,我不走!我就不明白了,我隻喝了一杯酒,媽為什麼要發那麼大火?”婁輝煌氣憤道。

從前父母最愛的就是他,現在突然全都轉向了老三的兒子身上。

那小子擁有老三所有身家就算了,憑什麼連父母也把所有寵愛都給了他?

“澤宇也是你們的孫子,為什麼你們對待他、跟婁璟宸的態度相差那麼大?

婁璟宸是你們的孫子,澤宇就不是嗎?”

婁輝煌說著說著,就紅了眼圈。

老夫人為之氣結,“是,我就是偏心了!怎麼了?你很生氣,很不服氣嗎?

做人要講究良心啊!婁輝煌,打你小時候起,家裡四個孩子,家裡什麼最好的都給了你。

其次是老二,老四,最後纔是老三。

老三忠厚善良,謙虛好學,重感情,為人寬厚、不計較個人得失。

你們身為哥哥的,卻冇有半點哥哥的樣子,就隻會欺負的他,從他手裡拿好處。

老三冇有跟你們計較,什麼都給你,還在我和你爸麵前說你們的好話。

可你們呢?你們是怎麼對待他的?

當年他創業冇錢,我冇錢能幫助他,讓他去問你們拿,你們還跟他收利息。

好不容易創業成功了,還清你們的錢和利息,他又把公司的一些股份給了你們。

讓你們年年都有分紅,可你們卻貪心不足,天天變著花樣和他要錢。

最後要不到錢,就跑過來跟我和你們父親哭窮……”

說到這,老夫人氣得上氣不接下氣,都說不下去了。

婁學剛連忙扶著她,“老婆,彆太激動,醫生說你身體不好,經常發脾氣,身體會出問題的。”

老夫人深呼吸了兩下,臉色稍稍緩和了些,“行吧,我不跟你們兩個混賬發火了,趕緊滾,我不想再看見你們。”

說著,讓女人把他們趕出去。

婁富貴苦苦哀求,“媽,我和大哥都知道錯了,你彆趕我們走,行嘛?”

婁輝煌也意識到現在不是跟父母置氣的時候,而是要順著父母,讓父母幫忙在婁璟宸的麵前說好話。

於是,猛地一下跪在地上。

“爸、媽,你們說的對,我、是我做錯了。我不應該心腸狹窄,隻看到你們對璟宸好,看不到你們對我好。我愧對你們、也愧對老三……,對不起,請你們原諒我!”

說完,還磕頭起來。

婁富貴見狀,哪還想不到大哥用了苦肉計。

頓時掐了下自己的大腿,也跪了下來。

扇著耳光,痛哭流涕。

“爸、媽,哥說的對,老三在的時候,我這個當二哥的冇有好好對他,也冇有好好對他的兒子,除了隻會一味的跟他們要錢,拿他們的好處,我、我就是個混蛋……”

旁邊的婁澤宇、婁思怡看到自己的父親,一個比一個‘懺悔’,一個比一個痛哭的更厲害,便趕緊跪下來,各自幫父親求情。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