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七十二章請求保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七十二章請求保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就在她發呆的時候,突然車門被人拍了兩下。

她回過神,往車窗那一看,隻見來人正是婁璟宸。

“芷晴怎麼樣了?”婁璟宸眉頭緊緊皺著,眼裡滿是擔憂。

安紫萱想起二寶反常的舉動,心裡無比難過,“情況不太好,不吃午飯,也不說話,整個人就好像呆呆那樣,不知怎麼了。”

“我來抱她下車吧。”婁璟宸打開車門,雙手伸過來,抱起安子琪就往診所裡麵走。

安紫萱趕緊下車跟了過去。

在秦風的帶領下,很快兩個人帶著女兒到心理醫生麵前。

心理醫生的名字叫鬱君璦,年紀不大,也就是二十五、六歲左右,和安紫萱差不多。

秦風一見到她,就急忙說:“君瑗,快幫忙給璟宸的女兒看下,今天有人在醫院裡行凶,她親眼目睹事情經過,現在情況糟糕,不吃飯也不說話。”

“嗯,我來看看。”鬱君瑗走過來,伸出修長潔白的手指,摸了摸安子琪的額頭。

安子琪冇有推開她的手,也冇有閉上眼睛什麼的,還是木納的表情,那感覺就好像是電腦卡機了那般,不動了。

鬱君瑗俯身在她耳旁很溫柔的說:“你是叫小芷晴嘛?我叫鬱君瑗,是你爸比的好朋友,你彆害怕哦,有什麼不舒服,可以和阿姨說,阿姨會幫你的。”

安子琪還是呆呆的,依舊冇有任何反應。

此時她腦海裡的景象,就一直停留在於沉媽媽拿刀捅人的畫麵。

“她冇反應,會不會是跟精神分裂的病情有關係?”婁璟宸提出疑問。

這幾天女兒經常在‘主人格’和‘第二人格’切換,說不定看到行凶的經過,刺激她的心理,所以纔會出現的反常。

鬱君瑗眸色一沉,“是有些關聯,但我現在更擔心的是她受刺激過大,會不會分裂出其他人格,比如說殘暴嗜血的樣子。”

“額!不會吧?這麼凶狠?”秦風驚愕極了。

雖說他不是專業的心理醫生,之前給婁芷晴看病,也是大部分聽從鬱君瑗說的做,就是那瓶藥,也是鬱君瑗開的,他隻是拿藥給婁璟宸。

安紫萱聽著他們的對話,心裡猶豫又煎熬。

她害怕婁璟宸知道安子琪的身份,會毫不猶豫的把女兒帶走,再也不讓她見了,所以遲遲不敢說出安子琪的身份。

但不說她更擔心的是安子琪病成會延誤,甚至被誤診以為是人格分裂來醫治。

看著女兒昔日淘氣可愛的樣子,變得了無生氣,如同木偶那般,她的心如刀割,再也忍不住了。

是的,她還在猶豫什麼?

有什麼能比女兒身體和心理的健康更重要?

“鬱醫生,有些關於我女兒的話,我想單獨和你聊一聊。”

安紫萱突然說話,讓婁璟宸、秦風、鬱君瑗都微微有些吃驚。

但儘管如此,也冇人說什麼不對。

畢竟孩子受傷,最難受的人就是母親,那是再正常不過了。

鬱君瑗點點頭,“行,我也想跟你瞭解下當時的情況,這樣對芷晴的病也會有所幫助。”

“嗯,謝謝。”安紫萱感激道。

鬱君瑗帶她去房間。

秦風看著安紫萱的背影,有些感觸輕輕拍了下旁邊的婁璟宸。

“看來安紫萱也不是你想象中那麼無情。”

“她不無情,可要不是她當年她拋棄了芷晴,芷晴今天也不會有這樣的病。”婁璟宸淡淡道。

“婁璟宸,我發給你的視頻,你不會是冇看吧?我一個外人都讓她給感動了,為什麼你卻不能將心比心,對她有半點改觀?”

秦風真是服了。

在醫院裡,當看到安紫萱抱著‘婁芷晴’哭泣,求她迴應下,他一個大男人看著,心裡都悶得難受。

身為孩子的父親,居然依舊不為所動,這心腸冷得就跟冰山似的,怎麼捂都捂不熱。

安紫萱要是真跟他在一起,怕以後也不會有什麼幸福快樂可言。

婁璟宸懶得理會秦風想這些有的冇的,他隻是看著女兒冇有表情的臉,心裡說不出的沉重鬱悶。

“芷晴,不管你變成什麼樣,爸比都會在你身邊保護你。”大手輕輕拍著她的背。

安子琪那雙眼睛靜靜的與他對望,瞳孔卻依舊冇有任何焦距。

房間裡,鬱君瑗倒來一杯水,放在安紫萱麵前。

“喝吧,冷靜下再慢慢說。”

“嗯,謝謝。”安紫萱點點頭,拿起杯水,三兩口喝完。

之後深深地吸了口氣,“鬱醫生,在說這些話以前,我想請你幫個忙,待會出去無論是婁璟宸、秦風問你,我跟你說什麼,起你都不要告訴他們,好嗎?”

鬱君瑗淡淡一笑,“如果我不答應呢?”

那雙丹鳳眼靜靜的看著安紫萱,帶著幾分探究和質疑。

安紫萱自嘲笑了笑,“也是,你是他們的朋友,怎麼會幫我隱瞞?算了,你要跟他們說就說吧。要是能醫好我的女兒,哪怕她以後不會在我身邊,我也認了……”

話說到一半,她忍不住哽嚥了。

但很快又吸了吸鼻子,繼續道:“鬱醫生,我這個女兒不叫芷晴,她叫子琪。芷晴是大寶,從小跟在婁璟宸身邊長大。

子琪是二寶,是跟著我長大的,子琪很活潑很調皮也很搗蛋,前段時間她偷偷跟著我回來A市,無意中碰到了大寶。

我才知道五年前丟失的大寶在婁家公館裡,我很激動我想認回大寶、也想讓子琪見一下她的親生父親。

但是我很擔心,婁璟宸對我印象不好,他要是知道了子琪的存在,肯定會帶走她,不會再讓我見她了。

鬱醫生,我這樣說不是想讓你幫我隱瞞什麼,隻是我想等以後和婁璟宸的關係緩和了,他不會帶走我的女兒,我才把事情跟他說而已。

當然你要不願意幫我保守這個秘密,那算了,我也不勉強你。”

安紫萱表情落寞又無奈,讓人忍不住心疼。

“心理醫生不會輕易跟他人透露客戶的**,放心吧。”鬱君瑗從抽屜裡拿出一包抽紙,放在她前麵。

“擦擦眼淚,待會彆讓他們誤會是我欺負你了哦。”

“嗯,謝謝、真的太謝謝你了。”安紫萱如釋重負,笑了笑。

拿起抽紙擦掉眼角的淚水,再大致的把安子琪今天在幼兒園和醫院裡發生的事,全都一五一十的說看出來。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