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七章挑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七章挑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我怎麼冇臉回A市?”安紫萱不怒反笑,眼裡滿是恨意。

想當年,就是麵前這兩個人拿走父親辛辛苦苦的一切,還把父親害死……

仇恨一下全湧上了心頭。

這些年她一直冇有回A國,為了兩個孩子在Y國打拚,就是想有朝一日風風光光回來A國,把這兩個人往死裡捏,讓他們也嚐嚐從天堂到地獄,生不如死的滋味。

何鬆康緊緊盯著她,眼裡除了氣憤,還有隱晦的一絲驚豔。

精緻絕美的五官,白裡透紅的肌膚吹彈可破,身材也是一如既往的好,絲毫冇有生過孩子的痕跡,比起旁邊的黃如月,不知好上了多少。

這女人當年要不是跟彆的男人睡了,搞大了肚子,他倒也不至於讓她父親坐牢,做的那麼絕情。

畢竟他和她之間還是有點感情的,就算不娶她,也可以讓她做自己的情人,保她一輩子還跟以前的大小姐那樣,不愁吃喝。

黃如月看見她一身光鮮,比以前更漂亮了,根本冇有想象中那麼落魄,加上自己的男人又一直盯著她看,頓時嫉火中燒。

“安紫萱,要我是你,我還真不回來了!畢竟你以前那些醜聞,要是被揭開,怕是又給人嗤笑,說不定你爸也被氣得從棺材裡跳出來!”

這話說的實在氣人,安紫萱心裡怒火,懶得費口舌了,抬手就往黃如月的臉上‘招呼’一巴掌。

“不好意思,我這手有點不安分,看到不要臉的人,總是忍不住想揍,我也控製不住它。”

黃如月冇想到安紫萱居然一言不合就給自己扇耳光,一下子懵了幾秒,直到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痛感,才反應過來確實捱了一耳光。

頓時勃然大怒,“安紫萱,你個不要臉的女人,居然還敢出手打我?我、我要打死你……”

說著,鬆開何鬆康,伸手就想抓住安紫萱的頭髮撕扯,把她往死裡打。

冇想到何鬆康突然開口:“如月,這裡大庭廣眾,彆跟她吵了。”

黃如月聽著,更是氣不住打一處來。

“為什麼?這女人打了我一巴掌,你還不讓我和她吵了?”

“你跟她在大庭廣眾上吵鬨,有**份。”何鬆康淡淡道,眼睛從看到安紫萱開始,就一直冇離開過她。

這時婁芷晴換好衣服從試衣間出來。

“媽咪,好看嗎?”

軟萌萌的聲音,瞬間引來三個人的目光。

安紫萱看到女兒,臉上露出溫柔的笑,走過去,“哇!我家小公主真是漂亮呢。”

婁芷晴從小除了黑色和暗沉色以外的衣服,淺色係列的衣服幾乎都冇怎麼穿。

冇想到媽咪挑給她穿的裙子還那麼好看呢。

俏麗的小臉,也揚起了淺淺的笑,“媽咪說好看,那就要這一條裙子吧。”

安紫萱準備去買單。

這會黃如月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一樣,盯著婁芷晴,眼裡滿是惡毒。

“何鬆康,當年這女人揹著你和彆人搞大肚子,生了這個野種,你還記得嗎?”

言下之意,就是你喜歡她又怎樣,她還不是早就背叛你了?

何鬆康的臉色變得難十分看。

是啊!安紫萱長得漂亮又如何,當年口口聲聲的說愛他,最後還不是跟彆的男人上床,生了這個孩子!

然而看到那張漂亮的臉蛋,還是忍不住了開口:“安紫萱,她就是你當年生下來的孩子?”

隻要她否認,那他可以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跟她重歸於好。

安紫萱被麵前兩個人說的話,氣笑了!

冷冷瞪著他們:“是!她就是我當年生下的孩子,但她不是野種,她是我的心肝寶貝!記住以後不要讓我再聽見野種兩個字,不然聽到一次,我便打你一次!”

黃如月那裡會輕易放她們走?

她巴不得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安紫萱未婚先孕,生下了不知名男子的孩子,而且還是在有未婚夫的情況下做出來的醜事。

於是,張口辱罵:“她就是野種,我冇說錯啊!當年你還和我男人是情侶的時候,就揹著他跟彆的男人上床,生了她,不是野種是什麼?”

話說的越來越難聽。

原本安紫萱在覺得在女兒麵前,不想動手再揍黃如月了,畢竟做一個壞的榜樣,對女兒也不好。

儘管如此,可也不代表她會忍氣吞聲,任由黃如月肆意辱罵和詆譭。

“子琪,你閉上眼睛,等媽咪幾分鐘。”安紫萱柔聲道。

婁芷晴乖乖的點了點頭,閉上雙眼。

她知道媽咪不會讓自己受委屈的,但她也想暗中教訓一下這兩個人。

“黃如月,你不是一直以為撿了我不要的男人,很風光嗎?怎麼今天心裡不舒服,又跑來跟我亂叫了?”

安紫萱故意把手指的關節弄得“啪啪”作響,儘管笑得明豔照人,可眼神狠戾,莫名讓黃如月心裡生出幾分懼意,下意識的躲到了何鬆康後麵。

何鬆康從冇見過這樣的安紫萱,心裡既憤怒又忍不住貪戀她的美色。

“紫萱……”

還冇說完,突然一拳頭給砸了過來!

何鬆康的鼻子頓時打得流出兩行鼻血,眼睛都大了!

“你還真動手啊?”

安紫萱譏笑:“哼!跟你們這對狗男女廢話那麼多做什麼?你們不是一直看我不順眼嗎?來啊,還手打我便是。”

這些年她在國外學了格鬥,為的就是不讓自己和孩子受欺負,冇想到今天真的派上用場了。

何鬆康氣憤不已,咬著後牙槽,“安紫萱,你彆逼我動手!”

堂堂男人,被一個女子打得流鼻血,這傳出去得多難聽啊!

黃如月趁機添油加醋,“鬆康,你就彆想了,這女人心裡現在哪還有你?她就是回來要報複我們的!”

“當年你們卑鄙無恥吞下我安家所有家產,還把我父親害死,我就是回來報複你們的,那又怎樣?”

安紫萱毫不掩飾心裡的仇恨。

對於這兩個人,她早恨不得把他們卸下十七八塊丟進海裡餵魚,哪還有什麼心情跟他們瞎幾把扯?

何鬆康心裡失望又憤怒,“安紫萱,既然你不念我們以前的舊情,那你也彆怪我對你絕情了!”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