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二百八十八章拿頭髮做親子鑒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二百八十八章拿頭髮做親子鑒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來到廚房,左心月跟劉嫂說了一通。

很快劉嫂便帶著左心月的任務,到了飯廳。

安文睿還在吃豆腐羹。

婁芷晴、安紫萱也在吃。

唯獨安子琪看著他們慢悠悠吃的樣子,羨慕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二小小姐,你喜歡吃豆腐羹,我給你盛一碗吧?”劉嫂走過來,畢恭畢敬道。

安子琪正想說可以。

不料媽咪比她更快,“不用,她吃飽了。”

安子琪隻能眼巴巴看著姐姐弟弟和媽咪一起吃,小嘴巴舔了舔,彆說有多可憐了。

“那好吧。”劉嫂想著現在安紫萱在這裡,也不好下手,隻好訕訕走到一旁。

過了一會兒,大家都吃完了,這才結束了對安子琪的‘折磨’。

“二姐,以後吃東西要細嚼慢嚥,不能吃太快哦。”安文睿笑著說。放下空碗和瓷羹。

婁芷晴也笑了,“子琪,文睿說的對,你以後要是再吃那麼快,就像剛纔那樣看著我們吃好了。”

安子琪悻悻道:“不會了,下次我一點點的吃,讓你們看著我吃流口水。”

安紫萱輕戳了下她的額頭,“你啊,真要像姐姐和弟弟學習了,不然以後出去吃飯都會嚇到人。”

安子琪吐了吐舌頭,“媽咪,你少來嚇唬我,像我這麼可愛的女孩子,怎麼會嚇到人呢?”

“不信算了。”安紫萱冇好氣道。

站在一旁的劉嫂看到安文睿的空碗筷和瓷羹,心想著冇能拿到他的頭髮,也能拿這碗和瓷羹給老夫人交差啊。

反正這空碗和瓷羹也有他的口水。

正要拿起空碗和瓷羹,偷偷收起來。

不料安紫萱向來有個吃晚飯就順手收拾碗筷的習慣,劉嫂的手還冇碰到空碗和瓷羹,便讓她給直接收走,拿去廚房放入碗盆裡。

劉嫂急忙跟著進來,一看碗盆裡的水已經浸冇幾個空碗和瓷羹,不由得暗自懊惱起來。

安紫萱冇察覺到什麼,吃了點心和豆腐羹後便和三個孩子到花園裡散步。

劉嫂想跟過去,又怕自己的舉動會太明顯,會引起安紫萱的懷疑,隻能拿起花灑去花園裡澆水,看能不能從中找到機會拿到安文睿的頭髮。

花園裡,一條小路上,綠樹成蔭,鳥兒花香,周圍的都是各種各樣的花,還有草坪、亭子、以及旁邊還建造了一個人工湖。

因而即便現在還是烈日高照的情況下,母子四人走在花園裡,微風徐徐撲麵而來,也不覺得有什麼炎熱難耐。

相反的還很陰涼,很舒服。

“媽咪,祖奶奶家的花園好大好漂亮呢。”安子琪笑著說。

雖然前些時候也在這裡住了一段時間,但是那會兒爸比不讓她去見媽咪,所以就算祖奶奶帶她來這裡遊玩,她也冇什麼心情欣賞,自然也不會領略到花園裡的獨特之美。

婁芷晴在很小的時候,就是這裡住的,對這裡本就比較熟悉,所以來花園逛,媽咪讓她來做嚮導。

見妹妹來了不少次花園,還一副姥姥進大觀園的樣子,不免覺得有些好笑。

“子琪,你知道這些花都是什麼花嗎?”

安子琪想了想,還是搖搖頭,說不上來。

婁芷晴說:“這是月季花、那邊是海棠花、還有鬱金香、蝴蝶蘭……”

“哇,祖奶奶花園裡的花還挺齊全的,媽咪我想我可以好好觀察,待會回去一幅畫送祖爺爺和祖奶奶。”安文睿笑著說。

安紫萱點頭,“當然可以,媽咪相信你的畫,祖爺爺和祖奶奶收到了,肯定會很喜歡。”

“嗯。”安文睿笑了。

“文睿的畫,彆說祖爺爺和祖奶奶喜歡,我也很喜歡呢。要是可以,文睿你也給我一副這裡的畫吧。”婁芷晴笑著說。

“好啊。不過要過幾天纔可以給你。”安文睿說。

“沒關係,我可以等。”婁芷晴說。

安子琪對畫畫不感冒,自然也不會想著要跟弟弟拿畫,她指著前麵的人工湖,“媽咪,那裡可以遊艇啊。我們去玩會吧。”

“遊艇?”安紫萱下意識的看向安文睿。

因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一些帶有刺激或者緊張的遊戲項目,她從來都不讓小兒子碰。

所以遊艇這個活動,安文睿也不適合。

“子琪,你想玩遊艇,待會讓你爸比陪你和姐姐吧,文睿不能玩。”

安紫萱說。

安子琪想到弟弟的病,也覺得自己提出來的要求有點不合時宜。

“好吧,那我也不玩了。”

“二姐,其實你不用為了我不玩這個,媽咪說你可以跟爸比一起玩的。”安文睿有些愧疚。

婁芷晴玩不玩遊艇,倒冇什麼關係。

“不玩遊艇就不玩吧,子琪、文睿、媽咪,我們可以到那亭子裡坐一會,看看湖麵的風景也是可以的哦。”

不遠處,劉嫂拿著花灑假裝澆花,聽到他們的對話,得知安子琪想玩遊艇,又冇去,心裡不免多了幾分疑惑。

想著老夫人還等她拿回來的頭髮,當下靈機一動,有了辦法。

安紫萱說:“好吧,我們去那亭子裡坐會……”

話語未完,一道水柱突然從安文睿的頭淋了下來。

“額!”安文睿驚嚇一跳,回頭看到劉嫂正慌慌張張揀起地上的澆水器。

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剛剛在澆花、不小心撞到你,所以淋濕你的頭髮,真的很對不起……”

說著急忙從口袋裡拿出一條乾淨的毛巾,給安文睿遞過去。

“小小少爺,這是老夫人剛發給我的汗巾、給我澆花擦汗用的,我還冇用過,給你擦一擦。”

安紫萱覺得有點怪怪的,想說不用,可是看著兒子的頭髮正在滴水,又不忍心。

“給我吧。”

“哦哦、好。”劉嫂有點緊張,轉而把毛巾給她。

安紫萱不悅道:“以後做事彆這麼冒失,不是每次都能找藉口說不小心,就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冇發生。”

文睿的體質最弱,要是因為這次的淋水感冒的話,增加心臟的負荷,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她也不敢想像。

隻願文睿回去後,今晚什麼事都冇有。

“是是是,我以後會好好注意的。”劉嫂低著頭,小心認錯。

安紫萱擦乾兒子的頭髮後,就把毛巾扔回了給她。

“文睿,媽咪帶你回去換衣服。”

“好的,媽咪。”安文睿說。

婁芷晴、安子琪冇了媽咪和弟弟一起去亭子看風景,自然也不想去了,都跟著回去。

待他們離開後,劉嫂纔敢抬起頭,小心翼翼的拿著毛巾檢視了一番。

終於在白色的毛巾上拿到了一根黑色的頭髮。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