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二百八十七章露出破綻,引起懷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二百八十七章露出破綻,引起懷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安文睿吃芋頭糕過敏?

璟宸小時候吃芋頭糕也過敏……

這、也太巧了吧。

這個孩子眉宇間與孫子好相似也算了,就是芋頭糕這事上也一樣。

左心月不免對文睿生父的事情越發覺得疑惑。

“紫萱,文睿吃芋頭過敏嘛?”

左心月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安紫萱嚇了一跳。

尷尬的笑了笑,“嗯,是啊。他跟兩個姐姐不一樣,吃不了芋頭。”

“哦,那不知他吃芋頭過敏是怎樣呢?腹瀉、還是起紅疹?”

安紫萱,“呃,紅疹,而且還很癢。”

“那他的父親也是這樣嗎?”左心月又問。

安紫萱聽到這話,頓時心裡‘咯噔’了下,看到左心月的目光,便知道她在懷疑小兒子的身世,不由得緊張起來。

“不是,他父親吃芋頭冇有過敏,是我、我吃不了芋頭,所以文睿遺傳了我的。”

左心月似笑非笑,靜靜的看著她,“……紫萱,你怎麼突然緊張了呢?”

兩個女兒吃芋頭糕不過敏,那她和婁璟宸兩人裡,肯定有一個吃芋頭是不過敏的,婁璟宸是過敏體質,那麼安紫萱吃芋頭肯定沒關係。

隻是安紫萱為什麼聲稱自己吃芋頭過敏呢?

顯而言之安文睿的父親,極有可能跟她孫子又極大的關係。

“呃,冇有啊、我冇有緊張。”安紫萱假裝鎮定道。

殊不知她剛纔的回答,已經錯漏百出,隻是左心月冇有點破而已。

“冇有緊張就好,希望你和孩子們今天能在老宅玩的開心。”左心月不動聲色的笑著說,轉身離開。

安紫萱:“……”

看她的身影離開飯廳,緊張的心情總算放鬆下來。

好險,差一點就被老夫人給試探出來了。

拍了拍心口,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安文睿見媽咪緊張害怕的樣子,不禁問:“媽咪,祖奶奶很好很溫柔、你為什麼害怕她呢?”

“文睿,媽咪不是害怕你祖奶奶,隻是有些事情不想讓她知道。”

安紫萱揉了揉他的頭髮,笑著說。

安文睿,“哦。”

“有豆腐羹,快去嚐嚐吧,彆被讓你二姐都吃完了。”安紫萱指著餐桌剛端出來的豆腐羹說。

“嗯嗯,好呢。”安文睿點頭,趕緊拿起碗和瓷羹,讓女傭給他盛一碗。

安子琪已經吃上了,小嘴巴嚼個不停,“媽咪,好好吃、你也吃一碗啊。”

安紫萱寵溺笑道:“你這孩子,我還以為你顧著吃,都不知道我了呢。”

“怎麼會呢,你可是我的親親媽咪啊。忘了誰都不能忘了你。”安子琪吃的很快,三兩下一碗溫熱的豆腐羹就吃完了。

拿出空碗,示意女傭再盛一碗。

婁芷晴冇好氣的看著她,“子琪,你不能吃那麼多了,要像媽咪說的那樣變成了個小胖妞,怎麼辦?”

安子琪依依不捨的看了一眼美味的豆腐羹,“……好吧,我聽姐姐的。”

“嗯,這纔是我的好妹妹。”婁芷晴笑著說。

安紫萱看到三個孩子都相親相愛,心裡很是欣慰。

左心月從飯廳出來後,便回了房間。

婁學剛躺在床上睡午覺,她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臂,“老頭子,快起來,我有事情跟你說。”

婁學剛睡得迷迷糊糊,“呃……”

“起來,你冇聽見我說話嗎?”左心月惱火了,又用力推了他兩下。

婁學剛纔睜開眼睛看她一眼,又合上了,“什麼事待會再說吧,我想睡一會。”

左心月頓時來氣,“睡睡睡,整天就知道睡,你難道就不想有個曾孫子嗎?”

話語剛落,婁學剛睡意全無,心裡震驚,“什麼曾孫子?”

“你的曾孫子啊!”左心月不嫌事大的又來一句。

婁學剛立馬坐起來,一臉認真的看著她,“老婆,把話給我說清楚!我什麼時候有曾孫子了,怎麼我不知道?”

“嗬嗬,彆說你不知道,就是你孫子也不知道他自己還有個兒子,好嗎?”左心月白了他一眼。

婁學剛想了想,“孫子,是那個孫子啊?不會是雨澤在外麵搞大了女人的肚子,生了個私生子,他自己也不知道吧?”

“什麼雨澤?你個老糊塗,我說的孫子是璟宸,不是雨澤。”

左心月冇好氣道。

她家老頭子平時挺聰明的一個人,怎麼到關鍵時候就犯糊塗了呢。

婁學剛無比震驚,下巴張開,嘴巴都能塞進一個雞蛋。

足足有幾秒,他纔回過神來。

“老婆,璟宸不是隻有兩個女兒?哪來的兒子?”

“怎麼冇有,紫萱今天不是帶了文睿過來嗎?”左心月真是服了。

婁學剛,“文睿是子琪和芷晴的弟弟冇錯,可是他不是璟宸的親兒子啊。當然璟宸要是跟安小姐結婚,那文睿也的確算是我曾孫子。”

左心月急躁的忍不住揪了他一下,“哎呀,婁學剛,你豬啊!怎麼現在還不明白我說的是什麼意思?”

婁學剛老臉無辜看著她:“……老婆,你怎麼還打人了呢?”

左心月真想一巴掌給他呼過去。

“行了,我直接跟你說,我懷疑文睿也是璟宸的親兒子。”

“啊?親兒子,那、那安小姐當年生下的、不是雙胞胎,而是三胞胎?”

婁學剛驚訝的差點咬到舌頭。

偏偏左心月倒冇覺得有什麼驚訝,“三胞胎就三胞胎咯,這有什麼好奇怪?”

“可是、安小姐說過文睿是她和彆的男人生的。”婁學剛還是不大相信。

左心月,“她說是就是了麼?當初她瞞著子琪,讓她們姐妹倆經常掉轉身份在我們麵前出現,也不是冇有試過。

文睿是璟宸的兒子,我一點也不奇怪。隻是現在去逼問她文睿的事情,她肯定不會承認。

老頭子,我想待會找人趁紫萱不注意,偷偷拿文睿的頭髮和璟宸的去做親子鑒定。

到時文睿是不是璟宸的兒子,不都一清二楚咯?”

“嗯,有道理。”婁學剛點頭同意。

左心月一臉高興,“好,那我現在就跟劉嫂說一聲,讓她拿文睿的頭髮。不過這事,你可彆跟璟宸說,知道嗎?”

“知道了知道了,你當我還是三歲孩子,什麼都不懂嗎?”婁學剛揮了揮手,不耐煩道。

左心月走了出去。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