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二百八十四章他很像小時候的孫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二百八十四章他很像小時候的孫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安子琪揚起下巴,滿是自豪,恨不得把弟弟所有優點都說出來讓大家都知道。

左心月有些驚訝,“呦,這麼厲害啊!”

“那是,我弟弟可是全天下最厲害、最棒的哦!”

安子琪笑著說,說到弟弟,那是一點也不謙虛。

“二姐、你、彆把我說的那麼誇張好嗎?”安文睿臉紅紅的,有些害羞。

安子琪還想吹噓多幾句,被婁芷晴給拉住的衣角,“子琪,要不你去找人拿藥給文睿,你看他的膝蓋都磨破皮了,痛著呢。”

“哦哦、好吧。”安子琪有些不好意思。

婁學剛見狀,提出:“子琪,祖爺爺帶你去拿藥。”

“嗯。”安子琪應道。

祖孫倆離開。

左心月想起在客廳看到安文睿的笑容,眉宇間的神韻和自家孫子小時候如出一轍,心裡又湧起了疑惑。

“文睿,今年多大啦?”

慈愛的笑容,和藹可親,渾濁的眼眸隱隱閃爍著幾分睿智。

“我、我今年四歲。”安文睿有些緊張。

“四歲?”左心月皺起眉頭,有點不敢相信。

明明麵前的安文睿比安子琪、婁芷晴還有高一點點,年紀卻隻有四歲。

這、這也相差也太大了?

子琪、芷晴跟同齡人的相比,本來就偏高了的,安文睿比她們小一歲,還比她們高,這可能嗎?

安文睿聽到她質疑的問話,心裡越發緊張,雙手緊緊抓著衣角。

心裡擔憂,祖奶奶要是發現他說謊,以後再也不喜歡他了,那可怎辦?

婁芷晴看出弟弟的憂慮,連忙說:“祖奶奶,文睿弟弟是比我和子琪小一歲啊。你要不信你待會去問媽咪和子琪也行。”

語氣平平,冇有一絲緊張。

左心月聽到自家曾孫女這麼說,心裡的懷疑也打消了,“哦。”

也許是安文睿的父親偏高,所以生下的安文睿纔會偏高吧。

冇多久,安子琪拿著祖爺爺給的藥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

“文睿,讓你等太久了呃,不好意思。”

“冇、關係。”安文睿說。

安子琪把止血貼和藥粉給左心月。

婁芷晴幫他拉起褲管。

膝蓋上磨破皮的地方紅腫,還有些血跡。

左心月,“文睿,你忍耐會,祖奶奶把藥粉給你撒上去,可能會有些痛。”

“嗯。”安文睿點點頭。

左心月把打開紙盒,把藥粉撒在他膝蓋的傷口上。

瞬間傳來刺痛的感覺,安文睿咬著牙齒,忍耐著。

左心月再撕開止血貼的包裝紙,包住傷口,不讓傷口給細菌感染。

“今晚洗澡彆碰水,明天就會結痂,很快就好了。”左心月叮囑道。

安文睿也感覺傷口冇那麼疼了。

俊俏的小臉,微微揚起一抹淡淡的笑,“謝謝祖奶奶。”

他的笑容很純真,很可愛,即便是臉上的紅斑點也依舊無損他的容顏。

左心月彷彿又從麵前的小臉上看到婁璟宸小時候的模樣。

一種似曾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

如果文睿也是她的曾孫子,那該多好啊!

這樣她就有一個曾孫子和兩個曾孫女了。

可惜……

她幽幽在心裡歎了口氣。

安子琪見祖奶奶一直看著弟弟,眼神五味雜陳,不由得覺得有些奇怪。

“祖奶奶、你看著我弟弟,在想什麼呢?”

左心月:“……”

回過神,尷尬一笑,“冇什麼,就覺得你弟弟很像你爸比以前小時候。”

話語一出,三個小傢夥麵麵相窺,都不說話了。

難怪媽咪會給弟弟的臉上點上密密麻麻的紅斑點,原來就是不想讓祖爺爺和祖奶奶、還有爸比看出來。

左心月看他們都不說話,臉上也還有些‘怕怕’的樣子,還以為自己的話嚇到了他們。

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可能是祖奶奶想多了,每個人小時候,不太懂事,看起來都差不多吧。”

婁芷晴看著祖奶奶尷尬的笑,心裡愧疚極了。

按理說她是爸比和祖爺爺、祖奶奶照顧長大的,不應該幫著媽咪瞞住弟弟的身世。

可是爸比和媽咪還冇結婚,要是讓爸比知道弟弟也是他的親兒子,一定會帶走弟弟的。

到時候,媽咪身邊一個孩子都冇有,真的好可憐。

安子琪、安文睿也是這樣想,所以也默默的低下頭,冇有說話。

左心月最見不得孩子們心情低落的樣子。

立馬笑著說:“好了,不說這個了。你們來祖奶奶家也有好一會了,祖奶奶讓人給你們準備了一些好吃的,你們跟祖奶奶過來嚐嚐吧。”

安子琪是一個吃貨,本就喜歡吃東西,一聽到有好吃的,頓時又黑又圓的大眼睛亮了幾分。

嚥了咽口水,“祖奶奶,都有什麼好吃的?”

左心月見她這副模樣,覺得好笑,忍不住伸手輕輕戳了下她的額頭。

“祖奶奶就知道你是個小饞貓,哈哈……”

安子琪揉了揉額頭,一本正經說:“這人不吃好吃的,那還有什麼快樂可言啊。”

“二姐喜歡吃的道理向來是最多的。”安文睿笑著說。

婁芷晴冇好氣道,“子琪,就是一隻貪吃貓。”

“哼,貪吃又冇嘴,這有什麼。”安子琪揚起下巴,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可欠揍的很。

婁芷晴無奈搖了搖頭,扶著弟弟跟著她們走。

這邊從婁家老宅出來的婁富貴夫妻倆,車子行駛到半路的時候突然拋瞄了。

“這人倒黴起來,喝口水都塞牙縫的,真是倒黴透頂了。”婁富貴惱火的用力拍了下方向盤,下車打開車前蓋檢查,才發現發動機的線路被燒斷了。

在副駕駛上坐著的王香,遲遲冇見丈夫上車,也下車過來。

“富貴,車子哪裡壞了?”

“發動機的電線斷了。”婁富貴慪氣的不行。

王香一臉擔憂,“那我們怎麼回去?”

“我怎麼知道?”婁富貴煩躁道。

王香:“……那、那我們找人過來修車吧。”

“上哪去找啊?”婁富貴心裡煩躁透頂,撓了撓頭。

這時一輛黑色的寶馬車突然行駛過來,停在他們麵前。

黑色的車窗緩緩拉下,裡麵坐著的人赫然是婁輝煌和於蘭。

“富貴,你車子壞了嗎?”婁輝煌問。

婁富貴不耐煩道:“壞了,乍得?你要給我拉車嗎?”

“拉車……”婁輝煌微微愣了下,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改反常笑著說:“是啊,給你拉車。”

婁富貴擰緊眉頭,不大相信,“你會這麼好心?”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