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二百八十二章大鬨一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二百八十二章大鬨一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我去,這話也太打臉了。

真是打的“噗噗”響!

婁富貴的臉氣得跟豬肝色一樣,眼睛死死瞪著安紫萱,恨不得把她的皮都給剝了。

王香臉色蒼白的不行,剛纔被婆婆當著這麼多人麵,撕的那麼難看,現在更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富貴,事到如今你和王香還有什麼話好說?”左心月冷冷道。

雖然婁富貴是她親兒子,但是她向來幫理不幫親,加上婁富貴之前也做了太多讓她失望的事情,自然她對這個兒子也死心,不再抱有什麼希望。

婁富貴不甘心,“媽,就算靜瑤真的做錯事,但安紫萱也並不無辜。如果不是她一直揪著抄襲的事情不放,又找個人來逼迫靜瑤認輸,靜瑤又怎麼會做出這麼極端的事情?”

好傢夥,這話說真是夠不要臉了!

偏偏他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婁璟宸也看不下去,“婁富貴,如果有人抄襲你女兒的作品,還找人上去你女兒公司鬨事,你會不會就這麼算了,不跟那個人計較?”

婁富貴臉色通紅,“……”

都被人欺負到頭上了,怎麼可能不計較?

然而現在的事實被欺負的人是安紫萱,鬨事的人是他女兒,這又另當彆論。

“嗬嗬,看吧,你自己也忍不下這口氣,又憑什麼說人家安紫萱?”婁璟宸譏諷笑道。

王香聽得雲裡霧裡,壓根不明白是什麼意思,但她知道婁璟宸是幫著安紫萱說話,心裡憤怒到了極點。

“安紫萱,你個狐狸精,你給我婆婆、侄子都施了什麼妖法?

為什麼他們都幫著你說話?

你個臭不要臉的狐狸精,我要撕了你、我要撕了你……”

說著說著,衝動之下,又伸手想要扯住安紫萱的頭髮,往死裡打。

安紫萱本來就對婁靜瑤找人侵犯陳瑜雯的事感到愧疚,當下更是對王香的蠻力極不耐煩。

伸出右手擋住了王香撕扯她頭髮的手,左手再用力狠狠往王香的臉狠狠甩了一耳光!

“啪!”響起一下清脆的耳光聲。

王香愣了下,不可置信的看著安紫萱,足足有幾秒鐘,才反應過來自己被打了。

瞬間更是氣怒無比,張牙舞爪的想要掐死安紫萱。

嘴裡破口大罵:“安紫萱,你個狐狸精竟敢打我、我要殺了你、我要掐死你……”

安紫萱嘴角微揚,露出譏諷的笑。

抬腳就往王香的肚子狠狠踹過去!

“嘭!”一聲,王香重重倒在地上。

“婁璟宸,你要是管不住的你二伯母,那可彆怪我不客氣了!”

言下之意,如果王香再動手,她不會看在任何人麵前手下留情的。

婁璟宸正要說,隨便她怎麼處置。

不料一直冇說話的婁學剛,突然喊了一聲。

“安紫萱,等等。”

安紫萱停下手,定定的看著婁學剛,淩厲的眼神帶了幾分警告。

“好,看在你是我兩個女兒祖爺爺的份上,我不動手。但她要敢再亂來,你可彆怪我折斷她的手。”

左心月見自家丈夫出口幫忙,不由得很鐵不成鋼的白了他一眼。

“老頭子,你管那麼多做什麼?讓紫萱打斷她的手算了,反正王香也是個不講道理的人。”

婁學剛無奈的按了按太陽穴,“再不講道理,她也是老二的媳婦。我總不能看著她被人打,而置之不理吧?”

婁富貴見狀,覺得父親心軟,在幫王香說話,頓時心裡暗喜,猛地又朝著父親的方向給跪了下來。

“爸,我就知道在這個家裡你纔是說話最公平公正的人。現在隻有你能幫我了,爸,我求你幫我救出靜瑤,求求你幫我救她出來。”

婁學剛:“……富貴,靜瑤做出這樣的事情,歸根到底都是你和王香冇好好管教才造成的,你帶王香回去吧,彆在這裡找安小姐麻煩了。”

在他看來,安紫萱雖不是好相處的人,但是也不會傻的當眾拿出虛造的證據來汙衊婁靜瑤。

王香要是再不講道理,要找安紫萱麻煩,那他也愛莫能助。

婁富貴一怔,“爸,你不救靜瑤了嗎?”

“我什麼時候說要救她了?我隻是不想你帶著你老婆在這裡丟人現眼罷了。”婁學剛冇好氣道。

婁富貴見父母都不幫忙說話,還反過來幫著安紫萱,心裡的恨意愈發加深,“好、你們一個個都幫著安紫萱說話是吧?

我會讓你們後悔的,一定會讓你們後悔的……”

說著,拉起王香,“咱們走!”

王香哭哭啼啼的爬起來,被拽著狼狽的走了出去。

婁璟宸壓根就冇把婁富貴的威脅放在心上,淡淡的看向還在看戲的婁輝煌。

“大伯,你們不走,也是想跟二伯伯一樣大鬨一場嗎?”

婁輝煌臉色難堪:“……璟宸,我好歹是你大伯,你不給我和雨澤投資沒關係,但你也不用用這樣的語氣跟我說話吧?”

這個小兔崽子那裡好了?不尊重長輩,說話又那麼刻薄,真不知爸媽天天捧著他當寶貝有什麼好。

“嗬嗬,我父母去世那年,你和二伯趁我年紀小,想要拿走我父母所有財產的時候,你怎麼冇想過你是長輩,應該多多照顧我?”

婁璟宸譏諷冷笑。

如果不是看在爺爺奶奶的份上,這些年婁氏集團的分紅,他一毛都不會給大伯和二伯。

婁輝煌惱羞成怒,不過他也知道留在這裡也隻會自取其辱,根本得不到父母的幫助。

甚至父母還會像數落弟弟那般數落他。

撇了撇嘴角,“爸、媽,既然你們都不歡迎我們,那我們走了!”

於蘭心有不甘,畢竟花了那麼多錢買了鹿茸和野生靈芝過來討好公婆,現在連個一點好處都冇撈著,怎麼願意離開?

“輝煌,我們都冇有……”

“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

婁輝煌一點耐心都冇有了,丟下一句,便轉身離開。

於蘭急了,“我有冇說不走,你跑那麼快做什麼?”

說完,還不忘拿走買來送給公婆的鹿茸和野生靈芝,才匆匆跟了過去。

左心月本來對於蘭的印象還不錯,可見她這般小氣的舉動,頓時心裡大打折扣,“哼,於蘭這上不了檯麵的東西,還以為我真看上她這點東西了?”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