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二百五十九章被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二百五十九章被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不得已的情況,艾瑪麗隻好這樣說。

AINI珠寶的人也鬆口,“好,那我們等你們的訊息。”

說完,AINI珠寶的人才離開。

自然JH珠寶新上架的樣品珠寶與sfy珠寶的首飾風格極度相似的事情也傳入安紫萱耳朵裡。

U盤的珠寶設計圖就是她親手上傳的,自然知道JH珠寶新釋出出來的樣品就是自己丟失的U盤裡的款式。

“蘇菲亞,JH珠寶的事情,應該不用我說,你也知道了,現在AINI那邊的人過來問我們要個說法,你看怎麼處理?”

“你讓AINI那邊明天召開新聞釋出會,就說我會出麵澄清一切。”

“好。”

“還有,瑪麗你讓找人多注意下JH珠寶那邊,看能不能找到一點證據。”

“行。”艾瑪麗一口答應下來,掛電話後,立刻給AINI珠寶的人打去電話。

把安紫萱的話原本告知,AINI珠寶的人也答應了召開新聞釋出會的提議。

話說回來,助手讓婁靜瑤坑了一把,無辜的揹負酒店裡拿告上法院索要的天價房費。

任憑助手怎麼解釋,也無濟於事,因為當初酒店為防耍賴錄音,錄的就是她的聲音。

而她卻冇有錄下婁靜瑤答應付房費的話。

這無緣無故就背上這麼多錢債務,助手心裡哪能服氣?

在警局關了幾天,助手出來後,直接就去JH珠寶找婁靜瑤理論,奈何她早就被婁靜瑤單方麵解雇,壓根連門都進不去。

助手氣得渾身發抖,不得已蹲在JH珠寶樓下一直蹲著,就想找到婁靜瑤。

這不,正巧艾瑪麗的人也找來這裡發現一直蹲著的助手,上前瞭解一番後,就把助手給帶了回去見艾瑪麗和安紫萱。

助手名字叫陳瑜雯,在婁靜瑤身邊做事時間不算很長,隻有兩三個月。

雖然時間不長,但她是JH珠寶剛開始運作的時候找回來的,因而陳瑜雯對JH珠寶目前的運作以及內部的事情都很清楚。

“你好,我叫安紫萱,是SFY珠寶的負責人。”安紫萱坐下來,簡單做了一個自我介紹。

艾瑪麗端來兩杯水,放在陳瑜雯、安紫萱麵前,也在旁邊坐了下來。

陳瑜雯連忙站起來,畢恭畢敬的說:“安小姐、艾小姐,你們好,我、我原是婁靜瑤那邊的助手,前些時候她讓我去找一個叫黃如月住宿的酒店。

我身為她的助理,對她安排的事情,自然什麼都要乾的。

所以就挨個酒店挨個酒店的問。

果不然,問到一家五星級酒店的時候,終於打聽到那裡曾經住下一個名字為黃如月的房客。

不過那個房客十幾天前、不現在已經有二十來天冇有在酒店住了。

除掉她在酒店一個星期的房費,剩下還有十來天的房費,酒店那邊找不到人,一直留著房間冇有處理。

酒店那邊說要搜查黃如月的房間,就要替她付餘下十來天的房費。

這不,我把事情跟婁靜瑤說了。

婁靜瑤答應了,不過她提出要去搜查後纔給錢。

我按她的話跟酒店那邊說了,結果冇想到婁靜瑤居然不守信用,從黃如月那裡搜出來一個u盤,就不管了。

還矢口否認,說她冇有答應幫黃如月付酒店房費。

可是酒店那邊錄的卻是我的聲音,非要我付房費錢。

嗚嗚嗚……

我隻是一個小小的助理啊,月薪也不過幾千塊,那個婁靜瑤居然把十幾二十萬的房費全讓我揹負,這那裡是我負擔得起的……”

陳瑜雯越說越委屈,最後還忍不住哭了出來。

安紫萱、艾瑪麗相互看了眼,也打從心底裡為她同情。

碰到這麼個奇葩坑爹的老闆,她們也是第一次見。

“好了,彆哭了。擦擦眼淚吧,碰到我們,是你運氣來了。”艾瑪麗隨手拿兩張抽紙,給陳瑜雯遞過去。

陳瑜雯停止哭泣,淚眼汪汪的看著她們。

接過紙巾擦掉臉上的淚水,結巴問:“艾小姐,你、你說我運氣來了,是什麼、意思?”

安紫萱微笑,“瑪麗的意思是,我們可以幫你把酒店十幾萬的房費付了,不過明天記者招待會上,我需要你出來給我們作證,把酒店這件事公之於眾,讓婁靜瑤也得到一個教訓。”

陳瑜雯想也不想,脫口而出:“可以,當然可以了。隻要你們肯幫我解決酒店的事情,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彆說是作證,就是讓我拿刀砍婁靜瑤,我也願意。”

“你這孩子思想也太偏激了,怎麼會想到拿刀砍婁靜瑤呢?為了一個人渣,把自己也搭上去,這可不值得。”

艾瑪麗冇好氣道。

在陳瑜雯的身上,她看見了年少的自己,初出社會的時候也是那麼年輕氣盛,當時她也是被一個黑心老闆坑了,是柴達文無意中解救了她。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她對柴達文有了愛慕之心。

後來柴達文讓她去幫安紫萱,她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幾年來,她瞭解安紫萱的性格直爽,又有人情味,儘管多年來她愛慕的男人喜歡的人是安紫萱,但她也從不嫉妒。

甚至她和安紫萱還成了最好的閨蜜。

話說回來,艾瑪麗還是挺欣賞陳瑜雯的為人,畢竟一個敢愛敢恨的人,無論是在做事方麵,還是在大是大非麵前,都是有很堅定的立場。

決不會像那些牆頭草那樣風往那邊吹,它往那邊倒。

“不是我偏激,是婁靜瑤實在是太可恨了,我從來冇見過像她這樣噁心的人。”陳瑜雯氣憤的說。

“好了,彆生氣,酒店的事情我們幫你解決,明天記者招待會的事情,你出來指證婁靜瑤,也算給自己出口氣。”

安紫萱安慰道。

陳瑜雯點頭,心裡也冇那麼憋火了。

艾瑪力,“陳瑜雯,待會你帶我去那家酒店把房費付了。”

“好,謝謝艾小姐。”陳瑜雯笑著說。

“嗯,你們去處理這件事,我先忙。”安紫萱說著,離開會議室。

艾瑪麗、陳瑜雯一塊去了酒店。

酒店經理看見陳瑜雯,略有些驚訝,“陳小姐現在過來,是有錢付房費了?”

“是啊,你們都要告我上法院了,我還能怎辦?”陳瑜雯無奈道。

她心裡清楚,這事情不是酒店的過錯,錯的人是婁靜瑤。

所以酒店經理讓警局關了她幾天,她也冇有怪酒店經理。

艾瑪麗拿出一張金卡,放在酒店經理麵前,“刷吧,我幫她交。”

“好的。”酒店經理高興極了,拿起金卡刷了一下,結了黃如月十來天的房費。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