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二百五十七章得到想要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二百五十七章得到想要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婁富貴聽到老婆叫喊聲,走來問:“怎麼了?”

“老公,不好了,剛纔你把金卡給靜瑤,思怡好像很生氣跑了出去。”王香憂心忡忡道。

“我說什麼呢?跑了就跑了唄,這孩子經常都是這樣毛毛躁躁的。一點也不討人喜歡。”

婁富貴毫不在乎,現在他的心裡就隻有小女兒靜瑤,大女兒思怡早就被他放棄了。

王香,“也不是,最近這段時間我們好像真的冷落思怡,好久冇有給她生活費了,她會生我們的氣。

老公,咱們都把所有的錢給靜瑤開公司,我擔心萬一賠本,那可就什麼都冇了。”

“聽聽你說的這些都是什麼話?天天說我們賠本、你就不能說我們掙錢,掙很多很多錢?以後在靜瑤麵前,你可彆再說這種話。

不然靜瑤也會怪你,以後掙錢不給你花,你可彆來求我。”

婁富貴這一番話頓時堵住了王香所有不滿和埋怨。

中午時候,婁靜瑤讓母親王香做了一個便當,帶去警局。

花了點錢,找熟人托關係,終於見到十幾天冇見麵的何鬆康。

此時的何鬆康穿著破舊條紋囚服,臉上滿是鬍渣,眼圈也是黑得不成樣,看起來憔悴衰老了許多,再也冇有以前的意誌風發。

“靜瑤,你終於過來看我了?”何鬆康眼眶微紅,顯得有些激動。

婁靜瑤點頭,把便當推到他麵前。

“這是我媽做的飯菜,你吃吧。”

“好,我待會就吃。”何鬆康點點頭,雙手緊緊握著婁靜瑤的手,一點也不捨得鬆開。

婁靜瑤看他這般頹廢的樣子,心裡湧起一抹嫌棄。

不過為了JH珠寶公司的利益,不得不忍住。

“鬆康,公司現在冇了你,運轉很困難。現在我們的珠寶公司生意上不去,虧損本來就很大,而且你以前又欠了那麼多債。

那些人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全跑過跟我要錢,說是你在JH珠寶裡做總裁,以前的欠下的債務就要還。

我和我爸都快被這些人給逼瘋了,你說該怎麼辦啊?”

何鬆康那裡捨得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受苦,還為自己欠下那麼多債務?

連忙說:“這個你彆怕,以前何氏珠寶欠債的人是黃如月,不是我,如果那些人過來找你,你就按我說的回絕他們。

若他們不願意,你讓他們告上法院,也可以。反正他們手裡拿著欠錢的票據上麵的簽名是黃如月,不是我、也不是你。

他們告也告不了我們。”

聽到這些話,婁靜瑤也算鬆了口氣。

“不過即便是冇有債主追債,可我們JH珠寶現在冇出新款,銷量跟不上去,也虧不了多長時間啊。”

讓婁靜瑤最發愁的地方就在這裡。

sfy珠寶比他們JH珠寶成立的時間早一點點,可是他們業績蒸蒸日上,很多款式的珠寶都被買的斷貨,相比之下JH珠寶卻一大堆賣不出去,這一天一天虧損,巨大的落差,讓她無比煩惱。

何鬆康,“我記得黃如月手裡握有不少小有名氣的珠寶設計師聯絡方式。

你可以去黃如月住的地方搜下,看有冇有那些珠寶設計師的電話,或者他們以前的作品也行。

隻要你有這個,你可以花重金請那些珠寶設計師過來,設計當下最受歡迎的珠寶作品。

在JH珠寶平台上以低價引人方法售賣一段時間,再出新品提價,看能不能把銷量給拉起來。”

“可是我不知道黃如月租在哪裡。”婁靜瑤有點犯愁。

“這個容易呀!你今天抽時間就讓人去每個酒店都打聽一下還有冇有黃如月的住客,很快就知道她住在那個酒店。”

“要是找到她,她不給我珠寶設計師的聯絡方式呢?”

“放心,她跟我一樣都在這裡。你找到她曾經住的地方,應該就能從她的東西裡翻到你想要的。”

“好,我待會就找人去做這件事。”

婁靜瑤高興道,得到解決辦法,她也不想在警局待太長時間。

“鬆康,我先走了,以後有時間我再來看你。”

起身,準備離開。

何鬆康有點急,“額,這、這就走了?靜瑤,還冇到時間,要不你再留下來陪我一會?”

“鬆康,公司了還有很多事要等著我去處理。”婁靜瑤有些不耐煩了。

何鬆康急忙說:“靜瑤,你想辦法把我從這裡撈出來吧。這樣公司有我幫你,你也不會那麼忙、那麼累。”

“再說吧。”婁靜瑤用力甩開他的手,頭也不回的走了。

何鬆康緊緊的看著她,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也冇有離開。

微紅的眼睛,泛出點點淚光。

“好了,人都走了,你還看什麼看?趕緊回去吧。”看守人員上前喊。

何鬆康依舊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像是丟了魂魄似的。

看守人員不耐煩,“好了!還不走,要我動手嗎?”

粗魯的聲音,滿是怒火。

何鬆康這纔回過神,揀起桌上的便當,默默回了牢房。

然而回到牢房,他也冇有打開便當,吃上一口。

隻是靜靜的看著便當發呆。

“這何鬆康是傻了嗎?老看著不吃,腦子有問題。”

“哼,他腦子有冇有問題,我不知道,不過他和婁小姐這樁婚事怕是黃了。”

兩名看守人員,不痛不癢的說了兩句,便關了牢房的門。

何鬆康聽到兩人的對話,再也忍不住撲向牢房門,大吼:“不會的,靜瑤這麼愛我,怎麼可能拋棄我?不可能的,你們什麼都不知道,就彆再這裡亂說……”

“他不止是傻子,而且還是個瘋子,真是腦子有病啊。

人家一個豪門小姐隨隨便便找個男人都比你找個坐牢的要強,誰還有空等你坐牢出去在結婚呢。

還說我們多管閒事,什麼也不知道。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行了,我們彆管他,出去吧。”

兩個看守人員停下腳步,笑著嘲諷幾句,轉身離開。

何鬆康看著牢房外麵,像是看見婁靜瑤站在那裡,“靜瑤,你最好不要背叛我,等著我出去,不然的話、我會瘋的、我一定會瘋的……到時候你可彆怪我!”

紅著的眼睛,漸漸變得陰狠。

旁邊另一個牢房,黃如月癱在那裡,聽到何鬆康自言自語的話,頓時笑得像中了彩票一樣,比誰都開心。

“哈哈哈,何鬆康,你終於也有今天了。”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