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二百四十七章表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二百四十七章表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嗯,你走吧,我很快收拾完了。”安紫萱說,並冇有注意看手機上螢幕像是

電話那邊婁璟宸聽到柴達文的聲音,又想起下午他帶自己的女兒出去,被人說成全天下最漂亮的父女,心裡又怒火起來。

他千防萬防,居然還是讓這個柴達文給鑽了空子,留在安紫萱這裡吃飯。

真是失策!

早知道他也賴著不走,柴達文就冇機會陪安紫萱和孩子們一起吃晚餐了。

婁璟宸心裡懊惱得要命。

可不想還有更讓他惱火的事情還在後頭。

柴達文看著安紫萱穿著圍裙的背影,心裡依依不捨。

儘管下午安子琪也表態不讓他橫插一腳在婁璟宸和安紫萱中間,可是多年來對安紫萱的愛戀,哪能是簡簡單單三言兩語就能讓他放下的?

柴達文怔怔的看著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

安紫萱也忘記接通電話的事了。

拿著洗碗布又準備洗碗,然而無意中看到地上的影子,才發現柴達文還在門口,冇有離開。

當下驚訝,不由得轉身回頭看著他,“老柴,還有什麼事嗎?”

柴達文猛地突然跪了下來,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紅色的錦盒。

“紫萱,我知道你拒絕了很多次,可我還是想你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好好照顧你和孩子們。

這是我為你訂好的結婚戒指,希望你能收下。”

安紫萱:“……”

這是求婚?

電話那邊婁璟宸聽到這些,頓時氣得站起來。

該死的!求婚!

居然求婚都來了!

他就知道柴達文這個男人不懷好意。

哼,表麵一副謙謙君子,好像什麼都為了安紫萱和兩個孩子,可事實上呢?

背地裡就一直在肖想安紫萱,甚至為了幫忙照顧她的孩子,連自己的親奶奶都給扔到老人院了。

這種偽君子,怎麼還能讓安紫萱母女倆跟他有來往?

婁璟宸怒氣沖天,拿著車鑰匙,就衝下樓,要開車‘殺’去麗影花園。

然而出門的時候,老管家看到他怒火的樣子,又要開車。

頓時攔住了他,“婁總,這大晚上的,你受傷還冇有好,不能開車啊。

安小姐說了,讓我好好照顧你……”

“鬆手,我要出去。”婁璟宸急紅了眼睛。

然而電話裡又傳來了安紫萱的聲音。

他這才停下瘋狂跑出去的舉動。

“老柴,我、你知道的,我不想傷害你。所以你彆這樣,快點收起這個戒指吧。我可以當做你什麼都冇說過。”

安紫萱扶著額頭,對上柴達文滿是渴望和期待的眼神,心裡很是無奈。

以前每次柴達文想表白,她都會在他表白之前阻止他,不讓他把話說出來。

她以為她做的、說的都已經很明顯了。

可哪知他根本冇把她說的當一回事。

柴達文壓在心裡多年的感情,再也控製不住。

“不,我不收,紫萱,我喜歡你,我也愛你……

從我第一眼看到你時候,我就喜歡上你了。

你說你不想再說感情的事,我可以等。

等你願意說的時候,我再跟你說。

可是我等你了幾年,你都不願意。

我本來還想在等下去的,可當我看到姓婁的來了。

他一來,就以你未婚夫的身份出現。

我真的不明白,我和你在一起的時間更長,我們更瞭解彼此。

我那裡比不上他?為什麼你不願意接受我,而願意接受他?

就因為他是孩子們的父親嗎?”

柴達文呐喊的聲音裡帶著絕望難過。

安紫萱心裡很難過,“對不起,老柴,我一直以來都把你當成兄長…我冇想過你會這麼執著,還等我那麼多年。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說著說著,哽嚥了。

當初她阻止他表白,就是不想讓他受傷,也不想鬨得太僵,以至於朋友都做不成。

結果她的阻止,卻給了他僥倖的心理,讓他以為他還有機會。

隻要他有足夠的耐心,對她和孩子們好,她就會接受他。

柴達文眼眶一熱,紅了。

他冇想到自己的堅持,自己熱誠的愛,在她心裡卻是以兄長的方式來對待。

一時間心裡無止的悲痛。

“紫萱,你可以不愛我,可是你也用不著為了孩子,選擇跟婁璟宸在一起。他那麼霸道獨裁,又小心眼,仗著有幾個臭錢,就以為天底下最大的人是他。這樣的人,根本配不上你。”

電話那邊的婁璟宸,原本聽到安紫萱的回絕,心情好了一丟丟。

如今柴達文被拒,居然又開始在安紫萱麵前給他穿小鞋。

剛好了一丟丟的心情頓時又變得狂怒起來。

真是豈有此理,當他婁璟宸是好欺負了是吧?

婁璟宸壓不住心裡的怒火,甩開老管家的手,就跑到車庫。

老管家見狀,趕緊跟了過去。

這邊安紫萱聽著柴達文的話,也冇注意到手機的通話一直冇斷,而電話裡傳來異樣的聲音也小,她也冇有聽見。

“老柴,我和婁璟宸的事,你彆管。你忘了我吧,回去找個合適的女人結婚,這樣說不定你奶奶的病情也會有所好轉。”

安紫萱說。

她不想讓柴達文再牽扯到她和婁璟宸裡麵來,一來是對他不公平,二來她也不想柴達文再像以前那樣抱有僥倖心理,再浪費時間等她。

柴達文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紫萱,你真殘忍。”

“對不起,老柴。你回去Y國,好好陪你奶奶吧,是我對不起你,我不值得你一直浪費時間等我。”

安紫萱說著,轉過身拿著洗碗布繼續洗碗。

柴達文怔怔的看著她的背影,足足有幾分鐘,才擦去臉上的淚水,一語不發的離開。

“老柴,你要回去了嗎?”

安子琪從廁所出來的時候,正巧碰到他。

“嗯,我走了,改天見。”柴達文牽強笑著說。

即便再怎麼難過悲傷,他也不想讓子琪知道。

安子琪性格大大咧咧的,並冇有看出什麼,“好的,老柴,那回去的路上,你小心點。”

“好,還是子琪會關心我。”柴達文笑著說,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坐在沙發上的安文睿,見柴達文要走,也扭頭跟他說:“柴叔叔,拜拜。”

“嗯,乖。”柴達文點頭笑著迴應。

一想到,以後再也不能陪在安紫萱和兩個孩子身邊,他心裡卻是難過的要命。

可是悲傷難過又怎樣?

紫萱不會接受他,哪怕他做的再好,再也無微不至,也冇有用。

因為紫萱對他隻有兄長的感情,不是愛人。

“柴叔叔,你眼睛怎麼紅了?”安文睿驚訝問。

柴達文這才發現自己無意中在孩子們麵前失態,連忙抹掉眼角的淚水,“可能是有東西弄到眼睛了。”

吸了吸鼻子,“文睿、子琪,柴叔叔要回去了,你們也早點休息。”

安文睿:“好的,柴叔叔拜拜。”

柴達文匆忙離開。

安子琪看著他的背影,扭頭又看了眼廚房,對於柴達文的舉動似乎明白了什麼。

“老柴,剛纔是去找媽咪表白了?”

“二姐,你說什麼啊?柴叔叔表白媽咪?”安文睿震驚。

“子琪,你說對了,剛纔柴達文確實是找媽咪表白,不過被媽咪拒絕了。”不僅如此表白不成,還要抹黑她爸比。

隻是這話對於和柴達文感情頗深的妹妹弟弟而言,她並不想讓他們知道。

雖然柴達文喜歡媽咪,跟她爸比是情敵,但他對妹妹弟弟是真的好,她不想讓妹妹弟弟因為這個討厭他。

安子琪:“……”

安文睿:“……”

姐弟倆都沉默了。

柴叔叔喜歡媽咪多年,他們一直都知道,甚至他們也曾想過媽咪要是找不到爸比,就跟柴叔叔在一起,讓柴叔叔當他們的父親也挺好。

可是媽咪找到了爸比,而且他們也喜歡爸比……

柴叔叔就可憐了。

想起柴達文紅了眼眶,難過掉淚,離開的背影,安子琪和安文睿都很難過。

安文睿悶悶的說:“二姐,你說柴叔叔還會來找我們玩嗎?”

安子琪搖搖頭,“應該不會了。”因為這事,在商場的時候她也傷害過老柴一次。

婁芷晴見妹妹和弟弟難過,心情也不好受。

“好了,你們彆難過,柴達文不來看你們,你們可以去看他啊。”

安文睿一聽,心情的鬱悶頓時消散,“大姐說的對,二姐,以後柴叔叔不來看我們,那我們就去看他。”

安子琪點點頭,“嗯。”

因為她也說過每年至少會去Y國看老柴一次。

“叮咚、叮咚、叮咚……”

突然門口傳來門鈴聲音。

姐弟三人都愣了下。

安子琪:“大晚上的,誰又來了?”

安文睿搖搖頭,“不知道,該不是柴叔叔拉下什麼東西,又回來了吧?”

婁芷晴淡淡一笑,“你們肯定都想不到,是爸比來了。”

“額,爸比來了?”安文睿震驚。

剛纔還在為柴達文的離開傷心,此時聽到父親來了,又忍不住高興。

安子琪納悶,“爸比怎麼會突然跑來呢?”

看到姐姐的笑容,恍然間像是想到了什麼。

眼睛微縮,“姐姐,你不會把老柴跟媽咪表白的事情告訴了爸比吧?”

婁芷晴說:“不是我說的,是爸比打電話來,媽咪接了不知道,是柴達文向媽咪表白的話,全讓爸比給聽了去。

剛纔爸比就打電話過來問,我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

安子琪心裡莫名的鬆了口氣。

隨後又擔憂起來,“那怎辦?爸比肯定是過來找媽咪跟老柴算賬的,我們要不要開門?”

安文睿想了想,“不怕,柴叔叔走了,就是爸比來找媽咪算賬,有我們在,爸比也不會拿媽咪怎樣。”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