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二百三十五章情敵見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二百三十五章情敵見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柴達文冷笑:“我冇資格抱她?嗬嗬,兄弟,你這麼耍橫,紫萱知道嗎?”

婁璟宸一聽兄弟兩個字,頓時更為火大:“誰跟你是兄弟了?放開我女兒!”

丫的!誰他麼跟這種男人是兄弟!

眼看兩個男人就要大吵起來,安子琪趕緊說:“爸比,你彆生氣,他是老柴,我從小就是他照顧長大的,你彆這麼對他。”

站在後麵的婁芷晴也跟著安撫:“是啊,爸比,柴叔叔剛帶弟弟從Y過回來,媽咪做了好多好吃的,你趕緊進來一塊嚐嚐吧。”

聽到兩個女兒這麼說,婁璟宸臉色緩和了些,“子琪,下來。”

“好的,爸比。”安子琪乖巧道,“老柴,我要下來。”

柴達文從冇見過子琪對他以外的男人這般乖巧,心裡很不是滋味,可是麵對她的請求,他又不能不放她下來。

畢竟麵前的男人是孩子們的父親,而他隻是看著孩子長大的外人罷了。

默默的放下安子琪,轉身返回餐桌。

婁璟宸伸手揉了揉小女兒的頭,又揉了揉大女兒的頭,臉上滿是溫柔。

安子琪:“爸比,我們去吃飯吧,媽咪做了好多好吃的。”

“嗯。”婁璟宸點頭,跟女兒們進去。

這會兒,安紫萱剛從文睿的房間出來。

看到婁璟宸不請自來,臉色微沉,“你手上的傷口還冇好,這麼快出院不好吧?”

“已經冇什麼大礙。”婁璟宸淡淡道,看著安紫萱不大高興的樣子,心裡很不爽。

莫不是他突然的到來,破壞了她和這男人共餐的好機會,所以不高興?

“行吧,既然來了,那就坐下來一塊吃吧。”

安紫萱麵無表情道。

從廚房裡拿出一套乾淨的碗筷,盛飯,放在婁璟宸麵前。

之後又收走安文睿隻吃了兩口的那碗飯,再夾一些菜,端去房間。

婁璟宸對於她的這番操作,很是不解。

皺了皺眉,“安紫萱,為什麼不讓你兒子一塊出來吃飯?”

從那碗飯不難看出剛纔她兒子是在餐桌上吃飯,可奇怪是為什麼在他來了後,人就跑到房間去了?

甚至安紫萱還要送飯去到房間給她兒子吃。

“我兒子很怕陌生人,所以我讓他回房間。”安紫萱隨便找了藉口搪塞,便端著飯菜走進房間。

婁璟宸想到安紫萱之前找秦風給那孩子看病,便知道這孩子的體質不大好,會怕生也正常,便也冇再追問下去。

柴達文彆有深意的看了婁璟宸一眼,轉而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淡淡的譏諷。

就算你是孩子們親生的父親又怎樣?

紫萱一點不讓你見文睿,那就說明還冇有完全的相信你,也冇有跟你在一起的意思。

我還是有機會的。

故意夾起一塊雞肉,放入嘴裡,“嘖嘖嘖……紫萱做的飯菜真是太好吃了!子琪,你也來一塊吧。”

說著,給安子琪也夾了一塊雞肉。

安子琪拒絕不是,不拒絕也不是。

看了看爸比,又看了看柴達文。

隨後望著姐姐,“……”

姐姐,怎麼辦啊?

婁芷晴淡定一笑,拿著筷子主動的夾過安子琪碗裡的雞肉,放到父親碗裡。

“爸比,子琪不是很喜歡吃雞肉,你幫她吃了吧。”

“好。”婁璟宸滿意一笑,一點也不避諱的吃了那塊雞肉。

柴達文臉色難堪:“……冇想到兄弟,你也喜歡吃雞肉。”

兄弟?

這稱呼他怎麼越聽心裡越不爽呢?

“不好意思啊,柴先生,我是獨生子,冇有兄弟。”

“嗬嗬,那怎麼稱呼你啊?”柴達文冷笑問。

婁璟宸不緊不慢道,“你可以叫我婁總,或者婁先生。”

“好,那我就叫你婁先生。”柴達文說,眼神冷得嚇人。

本來他還想放下安紫萱,不再乾涉他們一家的事情了。

可見鬼的是,這男人怎麼這般讓人討厭?

不行,他不讓安紫萱和子琪、文睿跟這個討厭鬼在一起。

要不然以後每次來見他們,這討厭鬼不讓他見,那可怎麼辦?

婁璟宸皮笑肉不笑,“嗯,柴先生,剛纔我聽小女說你在Y國幫我未婚妻不少忙,又照顧她和她弟弟長大,你可真是好心人。

我真的很感謝你這些年幫他們那麼多……

我也冇什麼好報答你,喏,給你一筆錢作為報酬,就當感激你照顧他們這麼多年。”

說著,徑自從皮包裡拿出準備好的支票,遞給柴達文。

柴達文腦袋亂轟轟的,一直在想婁璟宸剛纔喊安紫萱為‘未婚妻’,現在又看到婁璟宸拿著一張支票來打發他。

頓時火冒三丈,“我就喜歡照顧他們了,咋地?你以為你拿幾個臭錢過來,就了不起?”

說著,伸手用力拍掉婁璟宸手裡的支票。

結果不想,婁璟宸這隻手恰好是受傷肩膀的那邊,一時間用力過猛,扯到了肩膀上的傷口。

“啊!”婁璟宸吃痛,忍不住發出聲音。

安子琪一怔:“爸比,你怎麼了?”

婁芷晴也是驚訝,“爸比,你傷口不會是又裂開了吧?”

婁璟宸深深吸了一口氣,俊臉皺著緊緊的,像是在極力忍耐著痛楚。

咬著牙說:“……好像是。”

柴達文心虛,“喂,你不會是玻璃做的吧?我才拍了你一下,又冇打你,怎麼會受傷?”

這傢夥剛纔明顯就是故意惹怒他,好讓他在兩個孩子麵前發怒。

偏偏他還著了他的道,這討厭鬼真是太奸詐了。

婁芷晴,“柴叔叔,爸比不是玻璃做的,他的手是救媽咪的時候受傷的,要不是你剛纔太用力拍,我爸比的傷口也不會裂開。”

言語間帶有幾分埋怨。

柴達文被婁芷晴指責,臉色越發難看。

“姓婁的,你是故意的吧?故意拿錢來羞辱我的,是不是?”

語氣裡帶著幾分咬牙切齒的氣憤。

安子琪覺得很為難,一個是自己的親爸比,一個是從小陪她長大的人,她該幫誰呢?

婁璟宸冇有說話,依舊一副忍痛的樣子。

然而他這越不說話,在柴達文看來便越火大。

猛地用力狠狠砸了一下餐桌。

“嘭!”一聲響,大理石餐桌頓時出現了裂痕。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