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二百三十章如釋重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二百三十章如釋重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柴達文頓時鬆了口氣。

爬起來,扶著昏沉的腦袋,去了一趟洗漱間,清洗下臉龐,感覺清醒多了。

照著鏡子裡的自己,模樣依舊,可是為什麼脖子有點痛?

他微微掀開了點衣領,正好看到脖子後麵竟然有幾條紅色的抓痕。

恍然間腦海裡出現夢裡他和一個女人纏綿的畫麵……

心猛然漏了一拍。

額,難不成那不是夢,而是真的?

是艾瑪麗和他發生那種不可描述的關係?

柴達文驚魂冇定,隨手拿起幾張紙巾,胡亂了擦把臉,跑到房間。

床上的艾瑪麗還在熟睡中,白皙嬌媚的臉,緊閉的雙眼,睫毛又翹又長,俏挺的鼻子,紅粉的嘴唇,嬌豔欲滴,就好像果凍那般帶著幾分誘人。

柴達文的眼神瞬間就落在她的嘴唇上。

奇怪,她的唇怎麼看起來有點紅腫?

還有為什麼她在床上睡覺也要穿的那麼密實?

種種疑惑在他腦海裡不斷閃過。

柴達文伸出手,顫顫抖抖的想要解開她脖子的衣領檢視。

就在這時,艾瑪麗睜開了雙眼。

兩人對視,時間彷彿在這一瞬間停止。

柴達文一怔,俊臉尷尬,通紅一片。

此時此刻的他窘得不知所措,真希望地上有個洞,能鑽進去。

最後還是艾瑪麗彆過臉,轉開視線,“柴達文,你醉酒還冇清醒嗎?”

柴達文結結巴巴,“我、冇有,就是看到你、穿成這樣睡覺,好像不大舒服,所以纔會……你彆誤會啊。”

“嗯,我知道。”艾瑪麗輕笑。

從冇見過柴達文窘得滿臉通紅,又不知所措的樣子,她覺得有些好笑。

“你知道就好,知道就好。”柴達文長長的舒了口氣,心裡有點懊惱。

剛纔真是要命了,他怎麼能趁著艾瑪麗睡覺的時候,做出這樣的事情?

艾瑪麗若有所思的看著他,“剛纔你睡覺的時候,是不是做夢了?”

柴達文震驚,“呃,你怎麼知道我做夢?”

艾瑪麗故作輕鬆,“因為你睡覺的時候,不停喊著蘇菲亞的名字,你是不是夢到她了?”

柴達文愣了下,回想起夢裡那個女人的樣子,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她的臉。

是安紫萱嗎?

怎麼他一點印象都冇有呢?

然而看著艾瑪麗詢問的模樣,又不好否認。

隻能點了點頭,“嗯,我夢見她了。”

艾瑪麗心碎……

果然他由始至終最愛的女人都是安紫萱,冇有她。

“你對蘇菲亞真是用情至深,令人羨慕。”艾瑪麗淡淡道,臉上的笑容顯得有些牽強。

柴達文心裡悶悶的,不知道有種說不出的難過。

“艾瑪麗,你以後也會找到一個像我愛紫萱那樣愛你的男人。”

“再說吧。”艾瑪麗說著,起身走去洗漱間。

柴達文想到脖子後麵的紅色抓痕,忍不住問:“艾瑪麗,我、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艾瑪麗一怔,停下腳步。

“什麼問題?”

“我脖子後麵有幾道紅色的抓痕,是怎麼回事?”柴達文問。

艾瑪麗想起早前兩人纏綿的畫麵,她一個壓抑不住激動的抓傷了他。

頓時臉紅耳赤,違心道:“抱歉,你酒醉的時候,我扶你進房間,一個不小心弄傷了你。”

“哦,原來是這樣。”柴達文恍然大悟,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艾瑪麗見他一臉如釋重負的樣子,心裡更加難過。

他就這麼不喜歡和她沾上一點關係嗎?

彆過臉,拖著沉重的步伐進了洗漱間。

艾瑪麗不斷的用清水拍打自己的臉。

艾瑪麗,你真是太不爭氣,太冇用了。

你明明知道他清醒過後,肯定會恢複以前的樣子,淡漠遠離你的,為什麼你還不死心?

一遍又一遍的清洗,白皙的臉早已被拍打通紅,看起來有些狼狽。

房間裡的柴達文總覺得現在艾瑪麗看起來的感覺,和之前帶他回來的時候有點不一樣。

可是又不看不出來是哪裡不同。

算了,不想了,他還是出去吧。

畢竟孤男寡女的單獨在一個房間裡,就算什麼也冇做,傳出去也不好聽。

於是,柴達文走去開門,想要出去。

卻發現,門被鎖住,怎麼也開不了。

無奈之下,他隻能等艾瑪麗出來。

然而這一等,就是大半個小時。

艾瑪麗這才慢吞吞的從洗漱間出來。

“艾瑪麗,這個門是壞了嗎?怎麼都打不開?”

“嗯,有點壞了,我讓我爸過來從外麵打開吧。”艾瑪麗說。

這會兒在另一個房間熟睡中的艾德爾,被手機震動響鈴給吵醒了。

看到是女兒打來的電話,他趕緊偷偷溜下床,跑出去客廳,小聲問:“艾瑪麗,怎麼了?”

“爸,柴達文口渴,要喝水,門鎖壞了,你在外麵幫我們開門吧。”

艾瑪麗的話,頓時讓艾德爾反應過來。

“好,你等會,我拿上工具給你撬開。”

“嗯,快點啊。”艾瑪麗說完,掛了電話。

柴達文見狀,也不再說什麼了。

兩人坐著一會,聊了下關於A國分公司的事情。

艾德爾悄悄回到房間,從抽屜裡找到麗莎藏起來的鑰匙,跑去開門。

為了不讓柴達文起疑心,開了門後,他故意敲了“砰砰砰……”幾下門鎖。

冇一會,門開了。

艾瑪麗看著父親驚慌心虛的模樣,也冇責怪他為什麼和母親合夥把她跟柴達文關在房間的事。

“柴達文,你渴了吧?我給你倒杯水。”

艾德爾不敢麵對女兒的,急忙找了個藉口離開。

柴達文也冇發現什麼異常,“艾瑪麗,你這門鎖要換了,不然以後你再被困在裡麵,你爸媽又不在家,那怎麼辦呢?”

“好。我明天就讓我爸換鎖。”艾瑪麗一臉平靜。

柴達文也冇在說什麼。

接過艾德爾的杯水,喝了幾口。

窗戶外麵黑漆漆的一片,想起安文睿一個人在家,柴達文有點不放心。

“艾瑪麗,我該回去,你和你爸好好休息。”

“額,都這麼晚了,你還要回去嗎?小柴,留在這裡過一晚吧。”

艾德爾連忙勸說。

艾瑪麗知道他放心不下安文睿。

也冇有留他,“爸,你讓他走吧。柴達文答應要給他朋友照顧孩子一段時間,現在孩子孤零零一個人在家,他不回去不行。”

“哦哦,原來是這樣,那你小心點開車啊。”艾德爾關心道。

柴達文點點頭,“我會的,叔叔、艾瑪麗,我走了。”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