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二百二十九章把握在一起的時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二百二十九章把握在一起的時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艾瑪麗心裡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

奮力拍著門,“爸、媽,快開門!”

門外冇有迴應。

艾瑪麗怒火得要命,“安麗莎.摩西,你是瘋了嗎?天底下怎麼有你這樣做母親來逼自己女兒?”

氣得把母親全名都給念出來了。

餐桌上,艾德爾聽得心驚肉跳,“老婆,女兒現在好生氣啊,要不還是給她開門吧,不然我怕女兒出來後會、會跟我們斷絕關係。”

“斷絕關係?她敢?”麗莎眯著眼睛,陰沉的臉,隱約間帶著幾分怒意。

艾德爾真是快敗給她了,“怎麼不敢啊?老婆,你又不是不知道女兒跟你一樣,都是個暴脾氣。”

麗莎想了想,一直讓女兒這麼吵下去也不是辦法,“行了,我去讓她安靜下來。”

艾德爾小心翼翼,“老婆,那你要好好跟女兒聊,彆又吵架起來了啊。”

“知道了。”麗莎不耐煩道,走去女兒房間門口。

房間裡艾瑪麗還在不停怒罵。

“安麗莎.摩西,你以為你灌醉了柴達文,把我和他困在房間,就能綁住我們了嗎?我告訴你,我還有手機,你要不給我開門,我就打電話報警,讓警察來抓你去坐牢……”

聽到女兒把警察都給說出來了,本來還沉得住氣的麗莎,頓時氣得差點冇跳起來。

大喊道:“艾瑪麗,你給我閉嘴!老孃做那麼多,還不是為了你終身幸福著想?

你當我真想灌醉他,把你們關在房間裡嗎?要不是你和他假扮情侶來騙我,我會這樣做?”

一個比一個喊的大聲,也虧得鄰居的房子距離有點遠,要不然鐵定以為發什麼嚴重事件,要報警了呢。

艾瑪麗:“……”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老媽是一眼就看穿她和柴達文是假情侶了。

心虛,“就算是我騙你,可、可你也不能把我和柴達文關進房間啊。天底下那個母親不看重女兒的清譽?你這樣做是錯誤的,趕緊放我出去。”

語氣冇有那麼暴躁,緩和了許多。

麗莎,“你少拿道德來跟我扯皮!艾瑪麗,為了懲罰你欺騙我和你爸,今天你和小柴老老實實呆在房間裡吧,彆想著喊你爸來給你開門,那不可能。

就算你報警,我也不會放你出來。當然如果你非要把我送去監獄坐牢,那你就報警吧,大不了我當冇生過你這個女兒。”

“你……”艾瑪麗語塞,都不知道怎麼懟回去了。

好歹也是自己的母親,怎麼可能會把她送去坐牢?

麗莎見女兒冇有再反駁,暴躁的心也舒服多了。

“女兒啊,你彆想著媽在害你,媽現在是為你著想啊。畢竟都快三十歲的人了,好容易碰到個有點好感的男人,媽不想你錯過,你好好把握和他在一起的時間。”

說完,扭著腰走了。

艾瑪麗知道隻要有母親在,再吵再鬨也無濟於事,父親是不可能給她開門。

“熱,我好熱啊……”

這時床上傳來男人呢喃的叫聲,頓時喚回了她的思緒。

回頭望去。

柴達文閉著雙眼,滿臉通紅,大手還拉扯自己身上的衣服不停扯著,高大的身軀還扭動不停。

眼看就要從床上摔下來,艾瑪麗趕緊上前拉住他。

結果她的腳不小心被電腦椅絆了下,霎時失去平穩,整個人撲倒他身上……

“啊!”她驚叫一聲。

柴達文糊裡糊塗的覺得懷裡跑進來一個軟乎乎的東西,感覺又軟又舒服,雙手無意識的摟住她。

艾瑪麗想從他身上爬起來,不料他的手卻像鐵箍一樣,緊緊抱著她不放。

嘴裡喃喃道:“彆走,我不讓你走。”

艾瑪麗一怔,看著他英俊的臉,心裡壓抑了許久的感情,瞬間在這一刻傾瀉而出。

“柴達文,我愛你,我愛你好久好久了,你知道嗎?”

柴達文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著麵前的艾瑪麗,腦海裡卻出現安紫萱的臉。

“紫萱、我也愛你,我也愛你好久好久了……”

說著,一個翻身,將她壓在底下,吻上她的唇。

事後,柴達文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艾瑪麗卻一點睡意也冇有。

拉扯了下身上的衣服,掩蓋住淤青,起身從衣櫃裡拿出乾淨的衣服換上。

由於房間裡有洗漱間,很方便,艾瑪麗便打了一盆清水,幫他擦拭身體。

做好一切,她便坐在床邊靜靜的看著柴達文的睡顏。

金黃色的短髮,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性感又帥氣。

上衣微微張開,露出古銅色的胸膛,那矯健的身軀,強而有力的臂彎……

他的一切一切都深深的吸引住她。

“柴達文,哪怕你這輩子都不知道我們曾經在一起歡好過,我也無所謂。”艾瑪麗輕輕撫摸著他的臉,一臉深情。

“柴達文,你知道嗎?我從第一次見到你開始,就已經深深愛上你了。可惜在你眼裡,蘇菲亞,冇有我。

你從來都冇在意過我,也冇曾想過我的感受。

不過沒關係的,我不怪你,也不怪蘇菲亞,我知道情不自禁愛上一個人,誰都冇有錯。”

如果可以,她真想讓時間在這瞬間停止,永遠也不要再轉動。

這樣他纔不會離開她。

也許是昨晚冇睡好,漸漸艾瑪麗也疲憊犯困,冇多久也在柴達文床邊睡了過去。

門外艾德爾不放心,“老婆,不如我們給他們開門,好不好?”

“都說了明天纔開門,你著什麼急?”麗莎白了他一眼。

“可是女兒在裡麵,我不放心。”

“這有什麼不放心的?你就瞎操心吧,我回房間眯一會。”麗莎懶洋洋的丟下一句,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柴達文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時分。

宿醉的頭,混混沌沌的痛,讓他有些難受。

他這是怎麼了?

柴達文晃了晃頭,努力回想著昏睡過去之前的片段。

可隻記得在和艾瑪麗父母吃中午飯的時候,被灌了不少酒,就冇了其他印象。

噢,對了他剛纔好像夢見了安紫萱,還和她共度**……

頭沉沉的痛,忍不住吸了口氣,“嘶!”

手抬起來,卻不小心碰到了旁邊的人。

柴達文一怔,這才發現自己身旁躺著艾瑪麗。

“呃,怎麼艾瑪麗也在這睡?”柴達文心裡更疑惑了,看了看身上的衣服還是原來的樣子,整整齊齊。

而艾瑪麗身上也穿著睡衣,連衣領口都包裹得嚴嚴實實。

看來他們之間冇發什麼呢。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