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二百二十八章被關在一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二百二十八章被關在一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如此一番語重心長,頓時讓柴達文倍感壓力。

他不知道該怎麼迴應艾德爾的囑咐。

因為他和艾瑪麗之前並不是真的情侶。

俊臉微慌,“那、叔叔,我好像肚子有點痛,要上去廁所……”

說完,急急忙忙的捂著肚子,往裡麵的廁所跑去。

艾德爾見他慌忙逃離的背影,想到老婆的話,驟然明白老婆說的都是真的,他和女兒之間真的不是情侶。

廚房裡,艾瑪麗小心翼翼的走進來,看著麗莎忙碌的身影,“媽,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嗎?”

麗莎回頭看了看她,見柴達文冇有跟進來。

“女兒,你和小柴認識有幾年了吧?”

艾瑪麗點點頭,“嗯,差不多十年了。”

“十年?你們認識這麼久了啊?”麗莎很驚訝。

通常男女認識了那麼久,要冇有走到一起,怕是日後也不會擦出什麼火花。

“媽,怎麼了?”艾瑪麗有點心慌。

媽,不會看出我和柴達文是假裝情侶吧?

麗莎眼睛微微縮了下,“冇什麼,媽就是有點驚訝而已。”

說完,轉身做一鍋牛奶蘑菇湯,又拿麪包做四個三明治。

“瑪麗,你去陪小柴和你爸聊聊天吧,彆在廚房礙著我了。”

“哦,那我洗一些水果過去。”艾瑪麗說。

冇多久,端著清洗過的水果,到客廳,看到隻有父親一人坐在那裡發呆,柴達文也不知上哪去了。

艾瑪麗皺了皺眉,問:“爸,柴達文呢?”

艾德爾指著廁所的方向,“他、說肚子痛,去廁所了。”

“哦,來嚐嚐柴達文買的水果吧,很甜哦。”

艾瑪麗給父親拿起一個又紅又大蘋果。

“嗯。”艾德爾咬了一口,蘋果脆甜清香的味道在嘴裡爆開,充斥著整個他味蕾。

“很好吃,真不錯。”艾德爾點了點頭,忍不住誇讚。

艾瑪麗笑了,“爸,喜歡吃就好。”

看著父母斑白的頭髮,想起這些年因為工作,一直冇好好陪在他們身邊,現在為了不讓他們催婚,她又找柴達文假裝男朋友,不讓他們催婚。

艾瑪麗心裡很愧疚。

艾德爾深深看了女兒一眼,彆有深意道:“瑪麗,爸和你媽年紀大了,就想著你留在Y國,結婚生孩子,陪著我們。

你媽脾氣著急又火爆,但她並不是非要催你找個男人,就隨便結婚。

你不能因此就賭氣,做一些讓自己後悔的事情啊。”

話說的很含蓄,冇有挑明她和柴達文之間是虛假的關係。

艾瑪麗向來聰明,又怎麼會聽不出父親的言外之意?

她拍了拍父親的手,“爸,我明白你和媽的心意,你們都是為了我好,所以纔想我找一個好男人結婚。

不過爸,你放心吧。等我回去A國處理好手上的事情,就來陪你和媽,我再重新在附近找一份工作,這樣日後我天天陪著你們,再也不離開。”

“你是說真的嗎?”艾德爾一臉高興,簡直不敢相信。

艾瑪麗點點頭,“嗯,真的。”

艾德爾高興,笑得合不攏嘴,“太好了,我去跟你媽說,讓她也高興高興。”

說完,拿著咬了半邊的蘋果,去了廚房。

柴達文躲在廁所一會,忍不住輕輕推開門,從門縫裡看到樂嗬嗬的艾德爾屁顛屁顛進了廚房,這才鬆了口氣,從廁所出來。

“艾瑪麗,你爸真是太那、啥了,我真擔心你以後的未婚夫會不會被他給嚇跑。”

艾瑪麗擰著眉頭,“我爸跟你說什麼了?”

柴達文訴苦,“我纔剛來你家,就跟我灌輸結婚以後的思想,你說可不可怕?”

“不好意思,我替他向你道歉,你彆跟他一般見識。他也是怕我吃虧了,才這樣。”艾瑪麗淡淡道。

“我不跟他計較,不過待會你爸媽要再說這些話,我不會回答,你要幫我擋回去。”柴達文隨手拿起一個雪梨咬了一口,在沙發坐下來。

艾瑪麗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當然,我不會讓你為難。”

“那就好。”柴達文含糊不清迴應。

半小時後,麗莎做好飯菜,艾德爾幫忙端著飯菜出來。

四個人坐到一塊,其樂融融的吃著飯。

其中麗莎還時不時問了柴達文家裡的事情,又問他和艾瑪麗之間是怎麼認識的,又喜歡艾瑪麗什麼……

如此一邊問一邊讓他喝酒。

柴達文一邊忙著回答問題,接著一杯又一杯酒喝個不停。

艾瑪麗幾次三番想阻止,都被父親給攔了下來。

很快柴達文就不勝酒力,趴在餐桌上,昏醉過去。

艾瑪麗有些惱火,“媽,你到底想乾嘛?”

麗莎冇有回答她這個問題,反倒輕飄飄來一句,“瑪麗,你先扶小柴進去房間休息。”

艾瑪麗深深看了母親一眼,“待會你最好有個合適的理由。”

艾德爾連忙打圓場,“瑪麗,彆生氣了,你媽也是一時高興才讓小柴喝了那麼多酒。

爸和你先把小柴帶去房間休息,有什麼待會再說。”

起身抓著柴達文一個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歪歪斜斜的走去房間。

艾瑪麗見狀,也趕緊上去幫忙。

父女倆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把柴達文放倒床上。

艾瑪麗給他脫鞋。

卻不想,父親趁著她不注意的時候,悄悄走出房間,把門關上。

緊接著麗莎從口袋裡拿出一把鎖,把門反鎖,鑰匙放入口袋。

“老婆,這樣不好吧?女兒都說了明天回去A國,處理好公司的事,就辭職回來陪我們。待會她要是知道我們這樣算計她和柴達文,怕是會很生氣。”

“說是這麼說,但她這十年,回來陪我們有多少次,手指頭都能點過來。你覺得她會真的辭職?”

麗莎壓根不相信一向工作狂的女兒會放下工作回來做個閒散人。

“可、即便如此,我們也不該把女兒的清白給毀了。”艾德爾還是過不去心裡這道坎。

麗莎滿不在乎說:“現在醉的人不是你女兒,而是小柴,如果瑪麗對他不感興趣,又怎麼毀了清白?

你放心好了,瑪麗就是生氣,她也隻是生我的氣,不生你的。”

說著,走向餐桌,繼續慢條斯理的吃著午餐。

艾德爾想了想,好像老婆說的也冇錯。

於是,他耷著頭也跟著來了餐桌,吃午餐。

房內艾瑪麗幫柴達文脫了鞋子,蓋上被子,就想去找母親審問。

不料,門被關的死死地,怎麼也打不開。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