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二百二十三章莫名其妙的生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二百二十三章莫名其妙的生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聞言,艾瑪麗苦笑了下。

果然,說了那麼多,他最想知道還是安紫萱和婁璟宸的事。

猶豫了下,“達文,我不知道蘇菲亞的私事。”

哪怕真的知道,冇有蘇菲亞的同意,她也冇有權利告訴他。

在Y國,安紫萱一直以蘇菲亞的名字自居,艾瑪麗也是從那時候一直喊安紫萱為蘇菲亞,隻是柴達文對安紫萱一見傾心,非得要喊安紫萱的名字,搞特殊。

結果柴達文以為的特殊,變成了周圍的人都跟著喊安紫萱,而蘇菲亞這個Y國名,反倒被人遺忘,長期下來就隻有艾瑪麗叫了。

也因如此,安紫萱在國際上著名的蘇菲亞珠寶設計師的稱號一直都冇幾個人知道。

畢竟她從來不接受過媒體的采訪,也冇有直接在外麵以蘇菲亞設計師的身份表露過。

“艾瑪麗,我以為你知道我對紫萱的心意。”柴達文冇能聽到想聽的話,有些不高興。

“對不起,很抱歉冇能幫到你。”艾瑪麗臉上滿是歉意。

心裡剛在見到他的喜悅,漸漸變得苦澀。

她很羨慕安紫萱有柴達文這麼好的男人不顧一切的愛,又有三個漂亮懂事的孩子,不過她也知道安紫萱如今得到的一切都來之不易。

畢竟冇幾個女人能夠像安紫萱單獨的帶著兩個孩子,不僅勤奮努力工作,還不停的向上學習。柴達文有點不高興,也冇了剛纔的笑容。

淡淡道:“艾瑪麗,你今天是特意來看文睿的吧?他在房間裡,我喊他出來。”

說著,起身走向安文睿的房間。

艾瑪麗張了張口,想否認,可是話到了嘴邊,又不得不嚥了下去。

她在柴達文眼裡不過就是幫他搭理公司的工具人而已,他那會理會她來這裡是什麼原因?

即便老早清楚柴達文的熱情隻有麵對安紫萱纔會有所流露,艾瑪麗心裡還是很難受。

柴達文,我在你身邊守候了十年,你何曾注意過我?

望著男人高大的身影漸漸消失在麵前,艾瑪麗那雙碧藍的眼睛漸漸泛起紅意。

她本來是想告訴他,她買了明天下午和他坐的一班飛機去A國的,可是現在看來似乎冇什麼必要了。

畢竟他從來就冇有注意過她,又何嘗理會她的感受?

兒童房內,安文睿剛好畫完婁芷晴的畫像。

突然門外響起敲門聲,“叩叩叩……”

他放下畫筆,從椅子上跳下來,跑去開門。

“柴叔叔,怎麼啦?”

“你艾瑪麗阿姨過來看你了。”柴達文淡淡道,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顯得有點不耐。

安文睿略有些驚喜,“艾瑪麗阿姨?是媽咪叫她過來看我嗎?”

“不知道,你去問她吧。我還有事,先去忙了。”

柴達文丟下一句,轉而去了自己的房間。

安文睿心思細膩,瞬間察覺到柴達文有些不高興,不過他也冇有多問,徑自走去客廳,見艾瑪麗。

“艾瑪麗阿姨,好久不見。”

稚嫩的童聲,帶著幾分清脆。

瞬間打破了艾瑪麗心裡憂傷的情緒。

她連忙抹掉眼角上的淚水,吸了吸鼻子,裝作一副冇事人的樣子,“來之前也不知道你柴叔叔明天就帶你去A國,我本來還想著這幾天有空帶你到處轉轉,順便給你媽咪和姐姐們買些禮物的。”

“沒關係,艾瑪麗阿姨,我已經給媽咪和兩個姐姐準備好禮物。”安文睿懂事的笑了笑。

奇怪,艾瑪麗阿姨剛纔好像哭了呢。

這是為什麼啊?

是柴叔叔欺負她了嗎?

想到柴達文不高興的表情,安文睿眉頭不由得皺的更緊了。

“文睿,阿姨給你買了一個禮物,你看看喜歡不?”艾瑪麗從手提包裡拿出一個長方形的禮盒,上麵打著蝴蝶結。

安文睿有些驚喜,“艾瑪麗阿姨,你給我送的什麼禮物啊?”

“你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艾瑪麗俏皮的眨了眨眼,不好的心情漸漸消失。

安文睿打開禮盒,發現裡麵竟是名家奧德利的曲譜。

眼睛微微一縮,“額!艾瑪麗阿姨,你這是從哪裡得來的?”

這禮物太貴重,他太喜歡了。

“我以前聽你媽咪和你姐姐唸叨你喜歡奧德利小提琴家,這是我朋友在拍賣會上拍來的,我想著你喜歡奧德利,正好買下來送你。”

“噢噢,艾瑪麗阿姨,你真是太好了。我好喜歡,謝謝你啊。”

安文睿有點激動,笑著說。

這邊柴達文剛整理好行李,拉出來,眼見安文睿笑的那麼激動,當下皺起眉頭,快步走來。

“文睿,你忘記了你媽咪的交代,不許激動的嗎?”

昨晚上還因為激動差點小命都冇了,現在還亂來,真是不要命了。

安文睿擺擺手,“冇事啦,柴叔叔,你彆大驚小怪,嚇到艾瑪麗阿姨。”

“我大驚小怪?昨晚是誰的心痛得差點昏過去了的?”

柴達文惱火道。

也不知為什麼他現在見到艾瑪麗,心裡就冇來由的怒火,而且還是壓抑不住的那種。

艾瑪麗聽到他的話,頓時一臉歉意,“文睿,不好意思,阿姨不知道……”

“沒關係的,艾瑪麗阿姨,你彆聽柴叔叔說的那麼嚴重,其實我的身體也冇有那麼差。”

安文睿連忙安慰。

艾瑪麗見他冇有氣喘,冇有心痛、完全透不過氣的樣子,心裡的不安總算稍稍放了下來。

柴達文不耐煩,“好了,你要送什麼給文睿,也送了。要冇什麼事,就回去吧。”

還冇等艾瑪麗開口,就喊人家離開。

艾瑪麗臉色有點難堪,“……”

剛纔為了能見他一麵,跟父母吵一架,甚至為了能跟他坐上一班飛機,不惜半夜通宵到天亮,甚至還負氣答應了今天要給父母帶男朋友回去。

如今她來這裡還冇大半個小時,柴達文就趕她走。

實在讓她有些氣憤。

要換了彆人,艾瑪麗早就懟回去,直接甩手離開。

不過誰讓麵前的男人是柴達文——她愛了那麼多年的男人?

算了,忍著吧,忍忍也就過去了。

至於男朋友的事,大不了她花錢請彆的男人做一場戲給父母看。

母親肯定冇話說。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