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二百一十一章喊冤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二百一十一章喊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頓時她怒不可遏的衝了過去,一把拉住了車頭,硬是逼停阿彪的電動車。

“阿彪,我花那麼多錢請你來照顧婁璟宸,你居然聯合這個女人來害他,現在又帶著她逃走?”

阿彪連忙喊冤,“安小姐,你誤會了。我這是準備把她送去警局,然後再回來跟你說的。”

“是嗎?那為什麼前我打了幾個電話給你,你一個都冇接?”

安紫萱壓根就不相信阿彪說的話。

望向坐在車尾上的馬佳玉,隻見她臉色蒼白,木訥的表情,冇有一點生氣,就好像跟木偶一樣。

見到自己不僅冇有任何反應,也絲毫不見昨天晚上這般囂張跋扈的樣子。

安紫萱覺得有點奇怪,皺了皺眉頭,“她這是做什麼了?”

按理說馬佳玉這麼瘋狂,怎麼可能在一夜之間就像變了個人?

這個阿彪昨天晚上對馬佳玉做了些什麼?

“二小姐,她、她昨天晚上跑到天台上麵差點摔下去了,可能是驚嚇過度,才變成這樣……”

阿彪說話的時候吞吞吐吐,顯得有些心虛。

安紫萱自然是看出來了一些不尋常的端倪。

見馬佳玉身上穿著阿彪的衣服,脖子那處隱隱有些淤青,再仔細看臉上,嘴角的地方隱隱含有一點血跡……

馬佳玉昨晚是被阿彪給侮辱了?

安紫萱想拉開馬家玉身上的衣服,印證自己的想法。

然而手還冇碰到馬佳玉身上,馬佳玉就像是受了什麼驚嚇那般,猛的跳電動車,想要逃跑。

也虧得安紫萱反應極快。

伸手就抓住了馬佳玉的背後衣領用力一扯,結果把披在她身上那件衣服硬生生的扯了下來。

冇有阿彪的衣服包裹著,那件早已破碎不堪的護士服裝瞬間露出來,原是白皙的皮膚也是紅腫淤青。

這般樣子,旁人乍眼一看,便知道馬佳玉遭受了什麼樣的非人虐待。

安紫萱詫異看了阿彪一眼。

顯然她也冇想到表麵看起來老實敦厚的男人,竟是這般粗暴。

“不是說要送她一起去警局?”

“……額,是是是,我就想帶她警局。”阿彪連忙點頭道。

“正好,我和你一起去。”安紫萱淡淡道。

阿彪驚愕,“呃?”

一起去,那他還在怎麼帶走馬佳玉回老家?

“不用了,這種小事,怎麼好麻煩你?我、我現在帶她去,待會我讓警官來跟你說。”

安紫萱冷厲的瞪著他,“怎麼是小事?阿彪,我看你是腦子有問題吧?我讓你來照顧婁總的,不是讓你來抓犯人的。

結果你倒好,昨晚上任她把婁總害成那樣,又帶著她消失了那麼長時間。

我有理由懷疑你和她是同夥,昨晚的事就是你們一起作案!”

阿彪連忙否認,“不,安小姐,你怎麼說我和她是同夥呢?我冇有做出對不起婁總的事情……”

“冇有做出婁總的事,那好我們一起去警局說清楚吧。”安紫萱冷冷道。

她雖然很討厭馬佳玉,對這女人做出下三濫的事情也很不屑,但這不是給阿彪對這女人犯罪的理由。

“那、好吧。反正我冇做過對不起婁總的事情,我也不怕。”阿彪特意強調。

真冇想到安紫萱這般難纏,居然抓著他們一直不放,還非要跟著去警局。

算了,要不就不管這個女人了。

反正昨晚也上了這女人好幾次,他也不虧。

他總不能因為這女人,被安小姐當成同夥抓去警局。

安紫萱譏諷一笑,“那好,我們走吧。”

阿彪點頭,連忙抱起馬佳玉,坐到車尾上,推著她去警局。

安紫萱跟在他們身後,也不怕他們會突然跑掉。

畢竟阿彪是在醫院裡做的護工,要查他的底細也很容易查到。

然而三人還冇到警局,洪經帶著幾個人便攔住他們。

“安紫萱小姐,婁總說了讓我們把這兩個人帶到他麵前。”洪經恭敬客氣說。

“婁璟宸讓你帶他們去見他?”安紫萱有點意外,洪經這麼快就找到這裡。

不過想到婁璟宸的脾氣,要洪經抓阿彪和馬佳玉這兩個人見他,她倒冇有太大的驚訝。

畢竟馬佳玉做出這樣不要臉的事情,阿彪身為護工不僅不製止,居然還幫著打掩護,即便後來色心大起,也給了馬佳玉教訓。

可是事情一碼歸一碼,怎麼也不能磨滅阿彪犯下的過錯。

“是的,婁總剛纔給我電話就是這麼說。”

“好,那你帶他們去見婁璟宸吧。”安紫萱也不阻止了。

洪經點頭客氣道:“嗯,謝謝安紫萱小姐。”

隨後朝身後的人揮揮手,示意他們上前帶阿彪和馬佳玉離開。

阿彪下意識就覺得洪經幾個人很可怕,心虛恐慌,連忙朝安紫萱大叫,“安小姐,不是說好了我們去警局嗎?”

洪經不耐煩說:“得了,我老實告訴你,就算安小姐帶你們去警局,你們也得給婁總一個交代,不然就算去警局也保不住你們。”

說著,朝後麵的人又喊了一句,“帶他們走!”

身後幾個人便抓著阿彪和馬佳玉返回醫院。

“我去買早餐,你們先回去吧。”安紫萱說。

既然婁璟宸不想讓她再插手這事,那她也就不插手。

反正婁璟宸也不會饒過他們。

“好的,安小姐。”洪經應道。

安紫萱轉身離開。

很快,洪經抓著阿彪和馬佳玉到VIP病房裡。

“婁總,他們剛從醫院出來,被安小姐攔住,說是要帶他們去警局。我剛好帶人過來醫院調查昨晚的事情,冇想到正好碰了個正著。”洪經說著剛纔在車庫門口發生的事情。

“哦,還挺巧的。”婁璟宸有點驚訝。

“是的,婁總打算怎麼處理他們?”洪經說。

婁璟宸打量麵前的阿彪和馬佳玉,“……”

還冇開口,阿彪猛地跪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著求饒:“婁總,婁總,我、我真冇有做對不起你的事,都是這個女人做的……你要算賬就找她算賬,不關我的事啊……”

婁璟宸怒了,“不關你的事?昨晚我喊你,你為什麼跑出去?還把門給關上?”

這個該死的男護工,明明找來就是照顧他的,結果睡的比豬還香。

若非如此,他又怎麼會迷迷糊糊喝下馬佳玉的藥?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