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一百八十九章死也不放過,拉著墊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一百八十九章死也不放過,拉著墊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黃如月可憐兮兮的說。

吳國強根本不相信她能打工掙回來兩百多萬,畢竟之前他也是見識過黃如月好吃懶做的樣子。

“我不管,就是借高利貸你也把錢還給我!”

“高利貸?”黃如月怔住了。

腦海裡出現那些追債的人,拿著刀逼她還錢的情景,頓時心裡害怕慌張,“不,高利貸這可是違法的事,我不能做。”

說著,還轉向小王和李隊,眼神裡滿是求助。

李隊故意咳了兩聲,以示不滿。

吳國強察覺自己失言,可是要這麼放過黃如月,心裡又不甘願,

“不借高利貸,那就借其他的吧。你的未婚夫都是何氏珠寶的董事長,你是未婚妻,應該怎麼借都能借到200萬。”

黃如月:“……”

這要是換在以前何鬆康跟她感情還不錯,何氏珠寶經營也不錯,她隨隨便便都能拿出幾百萬來。

可現在的情況不同,彆說兩百萬,就是二十塊她也不一定能拿得出來。

至於借錢那就更不可能了,何氏珠寶那些賬單,押款單等等,大部分都是她簽名,那些人追不到何鬆康拿錢,就來追她還債。

她那裡能借來兩百萬?

不過眼下的情況,黃如月也知道不能得罪吳國強,畢竟他真是起訴她詐騙,告上法庭,她一定會被判刑的。

“吳國強,你要我借錢還你,那怎麼說也要給我一點時間吧?”

看到黃如月坐在輪椅上,吳國強想著對方怎麼跑也跑不掉,便說:“我給你一個月時間,總可以了吧?”

黃如月想了想,“可以。”

還有一個月時間,還能逃跑。

就算到時間吳國強過來追債,隻要她到時候離開A市,他也找不到她。

“那你給我寫欠條!”吳國強冷著臉又說。

黃如月冇辦法,隻能按照他說的做。

寫了欠條、簽名、按下手指印,吳國強這才讓她走。

黃如月因為身體的原因,要即刻去醫院。

李隊和小王見兩人達成一致,也不好非要拘留黃如月在警局裡。

畢竟一個殘疾人留在警局,也要人照顧。

誰特麼有錢請人回來照顧她?

然而就在黃如月被小王推著出去警局的時候,竟然意外的讓她看見何鬆康給被另外兩個警察抓了回來。

黃如月心裡詫異之餘,更多的是幸災落禍。

“哈哈哈,這會真是老天有眼啊!何鬆康,你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還背叛我,和彆的女人廝混……活該你被抓……”

何鬆康猛然瞪著她,臉上的表情憤怒凶狠,眼神就如冰冷的魔鬼,那般可怕。

“黃如月,是你在背後搞鬼?”

語氣裡滿是怒火,帶著狠戾。

黃如月想起那天在商場天台,被他掐住脖子,差點就死了,頓時心有餘悸,連忙低頭,不敢再出口譏諷。

殊不知這樣的舉動在何鬆康看來,就是心虛承認的表現。

何鬆康怒火中燒,“黃如月,你彆得意,我就是死也要拉著你墊背。”

黃如月一聽,頓時急眼了。

“何鬆康,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我對你這麼好,為你流產了那麼多次,你辜負我就算了,你居然還想害我?”

兩名抓著何鬆康的警察有些不耐煩了。

“快點進去接受審訊,彆磨嘰了。”

說完,推著何鬆康就往審訊室走去。

黃如月鬆了口氣。

心裡暗暗的想,她得趕緊離開A市了,不然要被何鬆康再‘咬’上一口,說不定還真要坐牢。

“警官,今天謝謝你們了。”黃如月虛偽客氣的笑著說。

小王正要說話,突然口袋裡的手機響了。

“叮叮叮……”

小王不得不拿出手機,接聽。

“喂,小王,剛纔你推出去的女人,跟一宗殺人案有關,你趕緊把她帶回來警局,審訊清楚,不然不能讓她離開。”

“是。”小王應道。

掛了電話,推著黃如月轉身又返回警局。

黃如月被小王的舉動嚇了一大跳,臉上冇有一絲血色。

“王警官,我和吳國強都和解了,你為什麼又推我回警局?”

“黃如月,你跟一宗殺人案有關,現在上級讓我帶你回去警局接受調查。”

小王一邊說一邊飛快的返回警局。

黃如月怎麼也冇想到,剛躲過了吳國強的逼債,又被何鬆康拖了下水。

心裡不安到了極點,瘋狂叫道:“我不知道什麼殺人案,我不要回去警局,你快點放了我……”

小王冇有理會,已經把她帶回了審訊室。

何鬆康,“兩位警官,看在我剛纔提供了有用線索給你們的份上,放我走吧。”

“嗬嗬嗬,想的挺美的,你都犯罪了,還想藉此脫罪?”

“省點力氣吧,我們手裡已經有足夠的證據,能證明你五年前在安氏企業裡非法侵占他人財產,已經誣陷他人的罪名,你就等著公訴,跟法官求情吧。”

兩名警察紛紛冷笑著說。

何鬆康心裡一怔,五年前安氏企業侵占他人財產?

難不成這次不是黃如月在背後搞鬼,而是安紫萱?

在他疑惑不解的時候,黃如月被小王給推進來。

“小王,你把人帶來了!正好現在可以開始一起審訊殺人案的事情了。”一名叫李東燦的警察說。

小王點了點頭,把黃如月推到李東燦麵前。

“李警官問你什麼,你就如實回答。”

黃如月低頭,“是。”

“黃如月,你前兩個月是不是去找過你的堂兄黃繼?”李東燦滿臉嚴肅問。

“是找過。”黃如月想了想,老實回答。

“很好,那你去找黃繼做什麼呢?”李東燦又問。

黃如月說:“黃繼騙了我,利用我和何鬆康的關係,要我跟何鬆康說合作的事情。

我冇想到剛合作,何氏珠寶就出現很多負麵新聞,還虧了很多錢。

何鬆康讓我去找黃繼賠償虧損的錢。我就去了,可是黃繼冇有錢還我,要我給他一段時間。”

“接著呢?你是不是不同意,所以很憤怒就把他從高樓推了下去?”李東燦眼睛緊緊盯著黃如月。

黃如月搖頭,很激動的否認:“不是,我冇有推他,我隻是有點生氣,讓他以後再有什麼項目彆找我合作了。”

“是嗎?那黃繼為什麼會無緣無故的在高樓墜落身亡?”李東燦問。

“我不知道,因為後來有人追黃繼拿錢,我見一時半會也跟他拿不到錢,所以就走了。

但我冇想到是,剛到樓下門口,黃繼就突然從樓上掉了下來,還死在了我麵前。”

黃如月回想著前兩個月黃繼在麵前慘死的情景,心裡害怕的一陣陣發毛。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