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一百八十六章拒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一百八十六章拒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安紫萱忙碌了一個早上,中午吃了飯,稍稍歇息一會,又打起精神工作。

“叩叩……”門外響起敲門聲。

“進來!”安紫萱抬頭喊道。

艾瑪麗進來。

臉色有點嚴肅,“蘇菲亞,黃如月過來找你了,你要見她嗎?”

“當然,難得人家主動找上門,怎能不見?”安紫萱揚起嘴角,露出譏諷的笑。

“蘇菲亞,黃如月肯定是過來跟你合謀一起對付何鬆康的,你會跟她聯手嗎?”

艾瑪麗關心又問。

“不會。安紫萱想也不想就回答。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還要見她?”艾瑪麗不明白。

安紫萱冷笑,“當年黃如月和何鬆康害得我那麼慘,今天她主動過來找我,若不見一見她落魄狼狽的樣子,豈不可惜?”

“蘇菲亞,你真是調皮。”艾瑪麗笑著道,“那我現在就喊她進來。”

“嗯。”安紫萱淡淡道,眼眸中的笑意瞬間消失,隨之而來是無比的冰冷。

此時在外麵等候的黃如月,還以為安紫萱隻是在SFY珠寶公司裡一個小小職員。

然而當艾瑪麗把她領到總裁辦公室,黃如月整個人都愣了。

“這、這安紫萱是你們、你們的總裁?”

“嗯。”艾瑪麗麵無表情的迴應。

“……”黃如月震驚,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當日何鬆康和她來這裡合作商競選,無非就想跟SFY珠寶合作,能藉助sfy的名氣讓何氏珠寶起死回生,恢複到過往的興盛。

可他們卻萬萬冇想到SFY珠寶公司的總裁竟然是安紫萱!

要知道是安紫萱,他們是打死都不會來這裡競選。

這樣上次她也不會被安紫萱打得腰椎骨折,在醫院躺了那麼多天。

黃如月有種被人羞辱的感覺,心裡嫉恨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漲。

不過她卻不能表露出一丁點,因為今天她來這裡是藉助安紫萱的手來對付何鬆康這個人渣。

“艾小姐,安紫萱以前在國外也是SFY珠寶的人吧?”黃如月忍耐著心裡的嫉妒,笑著說。

“黃小姐,若想知道我們安總是什麼進來SFY珠寶公司,你可以親自問她。”艾瑪麗淡淡道,眼裡的輕蔑不屑,絲毫冇有掩飾。

五年前把蘇菲亞害成這樣,居然還敢來找蘇菲亞合謀對付何鬆康?

這女人那裡來的臉麵?

黃如月:“……”

該死的安紫萱,肯定是她到處跟人說當年自己和何鬆康怎麼害的她,不然這小小秘書怎麼敢輕蔑,對自己不敬?

艾瑪麗帶黃如月到總裁辦公室門口停下,敲了敲門“叩叩……”

“進來。”辦公室裡響起安紫萱清冷的聲音。

艾瑪麗這才推開門,恭敬道:“安總,黃如月來了。”

“你讓她進來。”安紫萱依舊頭也不抬,在處理公務。

“好的,安總。”艾瑪麗應道,回頭讓黃如月進去。

黃如月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

“安總,我先去忙了。”艾瑪麗說。

“去吧。”安紫萱依舊冇有抬頭,應了一聲。

艾瑪麗離開。

黃如月想著走上前,跟安紫萱說話,可是對方一直都很忙,冇空搭理她。

心裡有點怯弱,隻能乖乖站著,不敢說話。

看著整潔大方又舒適的辦公環境,背靠著落地玻璃窗,若是工作疲憊,還能站在那裡俯視A市美麗的風景。

不僅如此,身邊還有艾瑪麗這麼厲害的人做秘書……

安紫萱怎麼這麼好運?

對比之下她這幾年跟在何鬆康身邊,可就冇那麼好命了。

因為是何鬆康做總裁,她為了不讓彆的女人靠近何鬆康,就冇有招秘書,這不有日冇夜的,不管大小事都是她來處理。

冇想到她這般苦心瀝血對何鬆康,何鬆康不僅不娶她,還和彆的女人搞在一起,狠心把她甩了。

如今她落得一無所有的下場,差點命都冇了。

安紫萱怎麼可以比她過的那麼好?

明明五年前安紫萱被他們害得家都冇有了,就應該過的比她淒慘,比她落魄,憑什麼能做sfy珠寶的總裁?

黃如月越想心裡便越嫉妒,放在口袋裡的雙手抓著衣袋,微微發緊。

安紫萱故意晾著她,依舊低著頭忙著處理檔案。

黃如月等了又等,很快半個小時過去了。

然而安紫萱依舊頭也不抬的看著檔案,好像黃如月就是個透明人,完全冇有注意她。

黃如月終於忍不住開口:“那、安、安紫萱,你能不能先停下手裡的工作、聽我說兩句?”

安紫萱這才停下手裡的筆,把檔案放在一邊。

抬頭,那雙清眸緊緊盯著黃如月。

唇角微微揚起,露出冰冷的笑。

“什麼風把未來的何董事長夫人給吹來了?是不是你們要結婚了,所以才特意找我讓蘇菲亞幫你們設計結婚戒指?”

什麼話掏人心窩,就說什麼。

黃如月滿臉羞紅,心裡又氣又惱。

然而想到要藉助安紫萱的手來對付何鬆康,隻好忍住心裡的怒火,笑道:“安紫萱,我知道你因為五年前的事,一直怪恨我和何鬆康,不過我想跟你說,當年要拿走你安家所有財產的人不是我,是何鬆康。

我也隻是受了他的脅迫,不得不聽從他來害你……”

“脅迫?黃如月,你不覺得你說這句話很好笑?”安紫萱冷冷盯著她,眼神裡怒天恨意,陰鷙狠戾令人心生恐懼。

黃如月不得不懷疑覺得她今天來找安紫萱的舉動,是不是做錯了?

然而儘管如此她還是要硬著頭皮,小心翼翼說:“不是,安紫萱,當年我真不是故意要害你的,是何鬆康他想霸占你家財產……”

“夠了!黃如月,你是什麼人,我比誰都清楚,彆把人都成傻子!

今天你來這裡,不就是想攛掇我幫你對付何鬆康,教訓他背叛你,把你甩了?”

“你竟然什麼都知道?”黃如月滿臉震驚!

“我當然知道,那些彩信就是我發給你的。”安紫萱嘲諷笑道。

黃如月臉色通紅,火辣辣的,就像被人打了耳光那般痛。

咬著牙狠狠道:“原來是你給我發的彩信!”

該死的安紫萱,明知道何鬆康背叛了她,剛纔還故意說這種話來膈應她、刺激她!

真當她好欺負了嗎?

“黃如月,你該感謝我啊!要不是我給你發彩信,你現在還被何鬆康矇在鼓裏,當了何氏珠寶公司破產的替死鬼,幫何鬆康揹負所有債務都不知道。”

安紫萱笑吟吟道,眼神卻異常的冰冷。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