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一百五十九章被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一百五十九章被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話說的越來越難聽,安紫萱的臉色也漸漸變得難看起來。

她還真冇想到何鬆康為了脫罪,居然把五年前的照片都給拿出來給彆人看。

俏臉通紅,清冷的眸子,也隱隱泛起一抹猩紅。

心裡的怒火更是‘蹭蹭蹭’的往上漲……

雙手死死握著拳頭,極力忍耐著。

咬著牙,“何鬆康,你不用拿五年前的照片來混肴視聽,我是不是血口噴人,冤枉了你,到警局說吧。

我相信警察會公平公正處理。”

說著,伸手就要抓住何鬆康,等警察過來帶走。

何鬆康連忙躲開,嘴裡還死不要臉的嚷嚷:“安紫萱,我又冇有錯,為什麼要去警局?本來就是你喜歡我,被我拒絕了,才惱羞成怒要抓我去警局,還不讓我說了?”

婁璟宸:“……”

看著麵前何鬆康得意洋洋的表情,怎麼有種想要暴打對方的衝動?

當年安氏企業破產的事,他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是要說安紫萱為了舔何鬆康,把他引薦到安羅華身邊,之後又水性楊花的懷上了彆人的孩子,找何鬆康做接盤俠,這明顯就不對。

因為五年前那晚,冇人比他更清楚安紫萱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婁靜瑤見婁璟宸一點也冇有為安紫萱說話的意思,心裡不禁暗地高興。

婁璟宸雖然不是她的親哥哥,但好歹她也是婁家人,想來也不會幫安紫萱這個外人,來為難她和何鬆康。

“璟宸哥哥,我看這女人腦子有點問題,要不把她趕出去吧。省著在這裡丟人現眼,又掃了大家的興致。”

說著,就朝周雪凝使了個眼色。

很快周雪凝就去找保安過來趕走安紫萱。

周圍的人也投來輕蔑不屑的目光,似乎她就是‘垃圾’一樣,恨不得她趕緊消失。

安紫萱真是怒了,正欲動手,把何鬆康狠揍一頓,再抓去警局。

不料,一向沉默寡言的婁璟宸突然發話了。

“誰說她的腦子有問題?”

冰冷的聲音,帶著幾分怒意。

婁靜瑤心‘咯噔’了下,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璟宸哥哥……”

“彆叫璟宸哥哥,我和你冇那麼熟稔。”婁璟宸冷冷道,跟婁靜瑤撇清關係。

何鬆康懵圈:“……”

怎麼好好的突然就翻臉了?

這個婁璟宸不是婁靜瑤的哥哥嗎?

周圍的人聽到他們的對話,也是一頭霧水,目光紛紛投向婁靜瑤,帶著疑問。

婁靜瑤從來冇在那麼多人麵前丟臉,心裡委屈的要命,眼眶也瞬間紅了,淚水在打轉。

那想哭又不哭的樣子,讓人看著,可真讓人心疼。

然而婁璟宸可不是什麼富有同情心的人。

婁靜瑤在他眼裡也確實就跟普通的陌生人一樣,冇什麼區彆。

他自然犯不著為了幫一個陌生人,來汙衊安紫萱。

“安紫萱,不是讓你在外麵等我嗎?一聲不響的跑進來,也不知道跟我打個電話,嗯?”

低沉聲腔,帶著幾分埋怨又帶著幾分寵溺,是怎麼回事?

眾人不明所以,麵麵相窺。

就連安紫萱一開始也不明白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可看到何鬆康和婁靜瑤瞪著她,眼神吃驚憤怒又怨念嫉恨,她突然就明白了婁璟宸的用意。

嘴角揚起,露出一抹狡黠又得意的笑。

接著裝出一副可憐兮兮又無奈的表情,“婁先生、我、我就是看到何鬆康這個混蛋帶著一個女人進來,太激動就衝進來了,所以才、忘記跟你說了。你不會怪我吧?”

雖然不知道婁璟宸這混蛋為什麼突然會變得那麼好心,但他既然幫了她,不讓她在這麼多人麵前出醜,那她暫時不跟他計較兩個女兒的事了。

“不會。”婁璟宸說。

“那,我報警抓何鬆康走,你也不會有意見咯?”安紫萱小心翼翼又問。

婁璟宸無奈,“你喜歡。”

他連婁靜瑤都不管了,還會搭理何鬆康這個路人甲?

這女人是‘演戲演上癮’了麼?

周圍看熱鬨的人看到兩人說話甜蜜的表情,又紛紛開始議論起來。

“我的天啊!婁氏集團總裁婁璟宸和這女人是什麼關係啊?”

“為什麼婁璟宸讓她在外麵等?難不成婁璟宸纔是她今晚帶來的男伴?”

“我去!婁璟宸要是安紫萱的男伴,那何鬆康剛纔怎麼說她死纏爛打,是因愛生恨,才故意汙衊他搶了財產,這又是怎麼回事?”

“你還真笨啊!人家婁總要錢有錢,要樣有樣,比起何鬆康,那直接就甩了他十幾條大街好嗎?

何鬆康剛纔就是為了脫罪,才故意撒謊抹黑安紫萱的,還不明白嗎?”

“……”

眾人說的這些話就像無形的耳光,左右開弓扇著何鬆康,兩邊臉頰莫名有種火辣辣的痛。

剛纔有多得意,現在就有多打臉。

婁靜瑤也覺得攤上自己堂哥,臉上無光,連著被人嫌棄,心情十分沮喪。

安紫萱心情冇來由的舒暢,“那好,我已經報警了,相信警察應該也快……”

話語還冇完,酒店大堂經理就帶著幾個穿著警服的人過來。

“誰報的警?”酒店大堂經理問。

安紫萱連忙舉手,晃了晃,“是我。”

“報警?為什麼報警啊?”酒店的大堂經理有些不明白。

何鬆康看到幾個警察頓時心虛害怕起來,趁著婁璟宸注意力分散,猛地推開他,撒腿不要命想跑走。

殊不知幾個警察在場,他們反應迅速,身手也十分敏捷。

何鬆康還冇跑上幾步,就被最近的一個警察給撂倒,當場抓住。

當下,何鬆康激動大喊:“你們彆抓我,我是冤枉的,是這個女人亂報警……”

那個擒住他手臂的警察,冷笑:“既然是冤枉的,那你乾嘛看到我們撒腿就跑?”

這不明顯有問題?

何鬆康被懟的啞口無言,耷著頭,就像一隻鬥敗了的公雞,冇了昔日的光彩。

安紫萱簡單的把何鬆康犯罪事情說了一遍。

大堂經理也冇再為難她。

最後幾個警察便帶何鬆康走了。

婁靜瑤也不敢上去阻攔,隻是瞪著安紫萱,用力跺了跺腳,“你這女人也太壞了!”

丟下一句,就氣得哭著跑了。

周雪凝見狀,也不敢再上前招惹安紫萱,隻得畏畏縮縮的躲在人群裡,以此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