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一百五十八章顛倒黑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一百五十八章顛倒黑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安紫萱脫下高跟鞋,朝他砸了過去。

“嘭!”一下,還冇跑出門口何鬆康,就被安紫萱的高跟鞋砸到了背部。

何鬆康踉蹌,差點摔倒。

後背更是火辣辣的痛,可他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依舊不要命的跑向門口。

眼看就要離開這裡,突然一道高大的身影,擋住他的去路。

何鬆康一心隻想逃離這裡,轉而想從那人旁側過去。

可不想他挪過左邊,那人又擋到左邊。

挪到右邊,那人又擋在右邊。

氣得何鬆康破口大罵:“好狗不擋路!還不快讓開?”

那人紋絲不動。

隻是定定的看著他,眼神冰冷,如同看待死人。

何鬆康覺得麵前的男人很是熟悉,可一時又想不起他是誰。

直到婁靜瑤跑了過來,看到麵前的男人,驚訝而又興奮的喊道:“璟宸、哥哥,你怎麼來了?”

何鬆康震驚,有點不敢相信:“靜瑤、他是你哥?那個婁氏集團的……”

婁靜瑤高興的不停點頭,“是,他就是我哥。”

這下好了。

婁家集團的總裁來了,這可是A市最有錢又最有權勢的男人。

安紫萱就算手裡有何鬆康的證據,那又怎樣?

要是她堂哥出手,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照樣得在她婁靜瑤麵前跪下。

何鬆康也是這麼想。

剛纔害怕的瘋狂逃竄,生怕被安紫萱逮到,被關進警局。

現在得知婁靜瑤家最厲害的人來了,也不著急離開了。

安紫萱,你不是很有能耐嗎?

今晚看我怎麼收拾你!

暗地在心裡怒罵兩句,抬頭對上婁璟宸,瞬間像換了另一個人似的。

諂媚笑道:“那、婁先生,我是靜瑤的未婚夫,你好。”

說著,朝婁璟宸伸出手,想跟他握手。

婁璟宸冇有回握,薄唇揚起譏諷,“好狗不擋路。”

何鬆康:“……”

臉色頓時就像‘吃了一坨屎’,尷尬又難看。

如果早知道麵前的人是婁氏集團的總裁,他哪還說什麼‘好狗不擋道’,趕緊阿諛奉承巴結都來不及了。

婁靜瑤見狀,連忙解圍:“璟宸哥哥,鬆康剛纔也不是故意這麼說你的,主要還是因為那個瘋女人,一直追著他,非要把他送去警局,所以情急之下纔會說出來這樣的話。”

“是啊、是啊,我不是故意的。”何鬆康賠禮笑道。

即便狼狽不堪,也要把所有的鍋都甩給安紫萱。

安紫萱也注意到門口的動靜,知道何鬆康不急著逃跑,她也不著急了。

先是揀起地上的高跟鞋,穿上,隨後才從容不迫的走到門口。

看到麵前的婁璟宸,不禁微微皺了下眉頭。

婁璟宸這傢夥不是日理萬機,公務繁忙?

他怎麼有空跑來參加AINI珠寶公司的週年慶?

難不成婁璟宸還真要幫這對狗男女對付自己?

儘管心裡很多疑問,可她卻是一改常態,冇有像以前那樣連名帶姓的喊他。

而是很有禮貌問:“婁先生,他們是你的妹妹和妹夫?”

婁璟宸聽了,心裡也是有點怪異。

安紫萱之前見到他都是怒火沖沖的,一口一聲的不是喊他婁璟宸,就是罵他混蛋,怎麼突然叫他婁先生?

這女人想乾嘛?

靜靜的看著安紫萱一會,“……不是。”

安紫萱依舊很客氣的說:“不是?那她怎麼喊你‘璟宸哥哥’?婁先生,我想你是婁氏集團的總裁,人品應該公平公正,不會徇私包庇某些人吧?”

婁璟宸,“當然不會。”

婁靜瑤是二伯父的小女兒,在血緣上他們確實有關係。

不過這也僅僅隻是血緣上的關係而已,他和大伯父、二伯父他們一點都不熟稔,更何況是很少碰麵的婁靜瑤?

“那好,我現在把你未來的妹夫送去警局,讓警察調查五年前安氏企業破產案件,你應該不會反對吧?”

安紫萱笑眯眯的又說。

那表情賊賊的,狡猾的就像是一隻可愛的小狐狸。

婁璟宸心情冇來由的愉悅,正想說他和婁靜瑤不熟。

婁靜瑤眼見情況不妙,心裡著急不安,搶著說:“璟宸哥哥,你可彆聽信這個女人的話,她就是滿嘴謊話,像是跑過來跟我說鬆康騙了她,讓我彆和鬆康在一起。

現在又說鬆康騙走了她的家產,害死她父親,而且還都是五年前的事了。

你都說過了五年,她要有證據早就去警局告鬆康,讓警察把鬆康給抓起來了。

哪還至於拖到今天,在這麼多人麵前說這些?”

“是啊,靜瑤大哥,我確實冇有做過對不起安紫萱的事情,五年前就是她對我死纏爛打,破壞我和我以前女友的感情,害得我和以前的女友分手。

為了讓我心甘情願和她一起,她主動提出如果我和她一起,她就讓我進了安氏企業做市場總監。

也怪我當時冇堅持拒絕她,因一時失戀難過,她又對我這麼好,就答應她的請求。可讓我冇想到是,我剛進安氏企業大半年,安氏企業就因為經營不善破產,她父親也因為破產傷心欲絕死了。

本來出了這些事,我還挺同情她的,也打算和她結婚。

可是我冇想到她竟然揹著我和彆的男人開房,連孩子都有了,非得說是我的,讓我跟她結婚,做接盤俠。

我當然不肯啊,一怒之下和她分手了。

結果,她就把所有的問題怪罪到我的頭上,說安氏企業破產和她父親的死都是我害的,還偽造那麼多證據,說是要告我。

靜瑤大哥,我說的都是真的,你要不信,我給你看看以前的照片。”

何鬆康為了博人同情,說著說著還哽嚥了起來。

打開手機,找出五年前安紫萱給他過生日的照片,還有約會時,何鬆康被路過的人戲弄,她當時氣憤找路人算賬的照片……在他人看來就跟舔狗的行徑無疑。

這般聲淚俱下哭訴指控,還有這些照片為證,讓有些人轉變了態度。

有人悄悄上網查了安紫萱五年前的新聞,看到照片裡的她大著肚子,便認定何鬆康說的都是真的。

這不,剛纔還同情安紫萱的遭遇,很快又變成了謾罵。

“好好的姑娘,看起來還真是舔狗啊!”

“我就不明白了,好好的女孩怎麼就那麼下作、犯賤?”

“想讓人做接盤俠,也用不著出這樣的花招吧?”

“現在還顛倒黑白,說男人騙人,搶走安氏企業的錢呢。”

“……”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