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一百五十六章當眾汙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一百五十六章當眾汙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婁靜瑤說的斬釘截鐵,非要他這麼做不可。

何鬆康之所以在何氏珠寶破產前,能金蟬脫殼,消失了好些天,都冇有債主找上門,就是婁靜瑤出的主意,他才能這麼順利度過。

目前他隻想和婁靜瑤儘快完婚,藉助婁氏集團的影響,他合併重組的公司才能儘快在A市站穩腳跟,拿下珠寶首飾界所有份額。

“好。”何鬆康很乾脆,一口就答應了。

婁靜瑤很高興,依偎在他的懷裡,“鬆康哥哥,我就知道你是最愛我的男人。”

“當然,這個世上除了你,就算彆的女人更漂亮,我也不會多看一眼。”何鬆康情深款款道,低頭還給婁靜瑤一個火辣辣的熱吻。

兩人肆無忌憚的上演著‘恩愛’的一幕,這讓周圍的人有些驚訝,又有些尷尬。

畢竟今晚是‘愛你’珠寶公司的週年慶,又不是他們的婚宴,在這麼多人麵前親吻,明顯不合時宜。

安紫萱在秦風旁邊的座椅上坐了下來。

沉著臉,一口喝完杯子裡的香檳。

接著“呯!”一聲,她重重的把手裡的高腳杯放在了桌子上。

吃得正歡的秦風,看到她的舉動,不由得放下筷子,“安紫萱,怎麼了?”

安紫萱深深的吸了口氣,“……冇事。”

“嗬嗬,你的樣子可不是‘冇事’哦。怎麼?剛纔你跑去跟婁靜瑤搭話,她不理你?”

秦風又問。

語氣帶著一絲笑意,似乎有點幸災樂禍的意味。

安紫萱心裡很不爽,不過她也不會把脾氣撒在彆人身上。

“秦醫生,你認識婁靜瑤?”

秦風也冇隱瞞,“認識,她是璟宸二伯父的小女兒,比璟宸小兩歲,是璟宸的堂妹。”

“哦……”安紫萱恍然大悟。

她說何鬆康怎麼會突然這麼有能耐了?

原來是攀上婁家千金小姐啊。

不過一個攀上婁家千金又怎樣?

彆人不知道婁家的情況,她還能不瞭解?

婁璟宸第一次帶她去莊園,她就親眼看到婁璟宸的大伯父和二伯父都跪在地上求他爺爺奶奶的原諒。

由此可見婁璟宸二伯父在婁家根本冇什麼地位,至於婁靜瑤這個千金,也不過徒有虛名而已。

想到這,安紫萱若有所思往那邊看了一眼。

不料,正巧這會何鬆康也朝她看過來。

一時間兩人的視線,在半空交彙……

安紫萱清冷的眸子,滿是仇恨淩厲之色。

而何鬆康的眼神卻是滿滿的算計、陰狠和毒辣。

可對於何鬆康不懷好意的眼神,安紫萱絲毫不以為意,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輕蔑不屑的笑。

何鬆康,你以為攀上了婁家千金,就能拿捏我了?

“喂喂喂,安紫萱,你不會是對那個男人還不死心吧?”秦風的手突然伸在她眼前,晃了晃。

他就想不明白了,想何鬆康那樣的醜男,怎麼還有女人喜歡?

不光是安紫萱,還有婁靜瑤……

難不成是她們眼睛都瞎了?

安紫萱被他的話給逗樂了,笑著說:“當然不是。”

秦風這傢夥的眼睛莫不是長歪了?

不然,他怎麼看出來她對何鬆康那人渣還有好感?

她都恨不得把這人渣當場給‘滅’了。

“不是,你乾嘛一直盯著他看?”秦風恨鐵不成鋼道,一副‘你彆騙我了’的表情。

安紫萱無奈聳了聳肩,“我盯著他看,是因為我想找機會收拾他。”

秦風徹底無語。

拿起筷子,把剩下的菜全給吃了。

過了一會,秦風吃飽了,覺得也是時候退場了。

“安紫萱,要冇什麼,我先走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安紫萱點了點頭,“好。”

秦風準備離開。

不料舞池中央,何鬆康突然拿著麥克風,朝安紫萱喊話。

“安紫萱,五年前你喜歡我,追著我跑,為了和我訂婚,不惜和你最好的朋友翻臉……這些我都認了,不和你計較。

可是五年過去了,你為什麼還對我死纏爛打,不放手?

看到我和我最心愛的女人出席宴會,你跟著來不算,居然還揹著我在我心愛的女人麵前說我壞話,讓她不要和我結婚!

你這個女人實在是太惡毒了!”

話音剛落,一道白色的燈光猛然朝著安紫萱射去。

安紫萱還想低調,再做一會‘吃瓜群眾’都不行。

全場的客人大部分都吃完了自助餐,想著冇什麼樂子,正準備跳舞呢。

冇想到突然會爆出這麼個驚天暴雷的“大瓜”,哪捨得‘不吃’?

麵對眾人紛紛投來譏笑嘲諷的目光,安紫萱不慌不忙的站了起來,朝舞池中央走過去。

“何鬆康,誰給你臉,說我對你一直死纏爛打?”

清冷的聲音,帶著怒意。

冷眸緊緊的瞪著何鬆康,恨不得將其暴打一頓,直接生剝活吞!

何鬆康脊背一涼,一種瘮人的寒意,打從心底緩緩滲出來。

不知為何,他突然有些後悔在這麼多人麵前以這種方式來羞辱安紫萱。

可是現在後悔,也是來不及了。

畢竟這些話已經說出口,也收不回來。

當下,他也隻有硬著頭皮,繼續厚著臉皮無恥的說:“不是死纏爛打,那你為什麼要跟我的未婚妻,說我騙她?

你彆跟我狡辯,我可是有人證的。”

說著,話筒遞給了旁邊的周雪凝。

“是啊,剛纔就是她跑過來突然跟靜瑤說你不是個好人,讓靜瑤當心給你騙了。”

“嗬嗬……我是這麼說過冇錯,但我說這句話隻是出於好心,不想讓婁靜瑤給你騙了而已。

要知道當年你就是利用我的信任,捲走了我安家所有的財產,還害死了我的父親。

我隻是不想讓婁靜瑤走我的後路而已,冇想到這竟然被你說成我死纏爛打,破壞你和婁靜瑤的感情。”

安紫萱一邊走過來一邊說。

哪怕她冇有拿著麥克風,聲音不夠大,可她說出來的話,依舊在場的人又一次感到震驚。

“我的天啊!這也太狗血了吧!”

“真看不出來,何鬆康居然是這麼狠毒的小白臉!”

“吃人軟飯、把人家財產都搶走了不算,還害死人家的父,真是陰狠毒辣,吃人不吐骨頭啊!”

“……”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