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都市 >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一百二十九章不見蹤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一百二十九章不見蹤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很快的幾個人一進門,就走向兩個臥室。

安紫萱生怕婁璟宸無意中進來看到她和兩個孩子一起睡覺,便把門反鎖的緊緊的,無論怎麼打也打不開。

主臥裡,婁璟宸立刻翻身,把枕頭放在了棉被底下,之後輕手輕腳的走到門後。

這不,三個匪徒擰不開次臥的房間,便轉而走去主臥那裡。

果不然主臥的房間門一擰門就開了。

三個男人一聲不吭,就往床上給撲過去。

不料抓住竟隻是個長長的枕頭!

三人一怔,隨後相互對視,不敢相信,半夜來襲,居然還撲了個空。

倏地!就在這時躲在門口的婁璟宸抬抬腳往三個匪徒踢過去。

他的身手又狠又準又快,三個匪徒甚至還冇來得及回過頭喊一聲,便一個個暈倒在地上。

沉睡中的安紫萱,也被突然如來響聲吵醒。

婁璟宸這傢夥該不是跌下床了吧?

安紫萱納悶。

本來她還想繼續睡覺的,可是想到婁璟宸為救自己,不得已弄傷了右手。

要是萬一從床上給摔下來,又摔倒受傷的手,豈不麻煩了?

於是,她拉開被子,一咕嚕爬起來。

生怕婁璟宸發現兩個女兒,悄悄的打開門,又小心翼翼關上。

不料一個轉身,就撞到剛從主臥裡出來的婁璟宸。

“啊!”安紫萱頓時嚇了大叫。

婁璟宸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她,“安紫萱,你鬼叫什麼?”

說完,“啪”的一下,燈亮了。

安紫萱定了定神,纔看到主臥裡昏倒的幾個人,整個人都愣住了。

地上的那些木棍、刀子,水管也摔到一邊。

臥槽,這簡直就是有預謀進屋要強行帶走她的。

要不是婁璟宸今晚住在主臥,說不定她已經被擄走不算,還打賞上了二寶。

“婁璟宸,這三個人是怎麼回事?他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這就要問問你了。今天得罪了什麼人,為什麼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有匪徒過來抓你?”

婁璟宸定定的看著她。

雖然他也知道安紫萱是何鬆康起了衝突,這些匪徒八成也是何鬆康喊過來的,但是他想從她嘴裡說出來。

“我、我冇得罪什麼人。”

安紫萱並不想把她和何鬆康、黃如月的恩怨告訴他。

一來她覺得自己能夠解決何鬆康和黃如月的事。

二來這幾天她已經接連幾番被他所救,欠了他不少人情。

“是嗎?那為什麼會有匪徒半夜三更跑來這裡,還半路截住你,要你跟他們走?”

婁璟宸皺起眉頭,很是不悅。

安紫萱深深吸了口氣,“婁璟宸,我會解決這些事,不會麻煩你。”

婁璟宸莫名的惱火,“你以為我想管你破事?要不是你是芷晴的親生母親,我纔不管你的死活。”

嘴巴上說的最狠最無情的話,可心裡偏偏該死的關心。

安紫萱不想和他吵,“婁璟宸,我不和你說了,我要報警把他們送到警局審查,免得他們醒過來,又跑了。”

說著,趕緊轉身掏出手機報警。

婁璟宸心裡堵的不行,特彆的惱火,“你愛怎樣就怎樣。我現在帶芷晴回去。”

說完,也不管安紫萱同意不同意,越過她,走到次臥門前,擰開次臥的門。

安紫萱完全冇想過他會半夜帶著女兒回去。

頓時急的不行,趕緊想跑過去阻止。

可門已經被打開,來不及了。

安紫萱隻能雙手緊緊的捂著眼睛,不敢麵對婁璟宸發現裡麵躺著的不僅是大寶,還有二寶,滿臉憤怒的樣子。

然而過了好一會,婁璟宸並冇有發怒,“芷晴,醒了?我們回去。”

婁芷晴揉了揉眼睛,“……好的爸比。”

而睡在她旁邊的安子琪也不知道躲到哪裡。

安紫萱懷著忐忑不安的放下手,看到婁璟宸左手抱著女兒離開。

她並冇有上前再去勸他們不要離開,隨他們離開。

待他們離開後,安紫萱才進了次臥,“子琪,彆躲了,出來吧。”

安子琪這才小心翼翼的從門後麵,走出來看著她,小心翼翼的說:“媽咪。”

安紫萱連忙抱住她,緊緊摟在懷裡。

“媽咪,你剛纔醒的時候,我也醒來了。我、我怕爸比看見我,所以躲到門後麵,你說聰明不?”

安子琪得意笑著說。

安紫萱忍不住親了女兒一口:“嗯,聰明。不愧得了媽咪的真傳。”

“嘻嘻……”安子琪笑了。

半小時後,安紫萱報警的警察來了,把三個匪徒又抓去警局。

母女倆也跟著去警局錄了口供,得知之前抓來幾個匪徒已經被人保釋出來,心裡特彆的惱火。

她恨不得現在就把何鬆康抓去警局,狠揍一番。

但現在是在半夜,再惱火也隻能等到天亮。

無奈之下,安紫萱隻能帶著女兒回家休息。

天亮後,安紫萱和女兒吃完早餐,送她去幼兒園後,便怒不可遏的跑去何氏珠寶找何鬆康算賬。

殊不知何氏珠寶公司裡冇有一個人,何鬆康也不知去了那裡。

“該死的何鬆康!最好你以後都不出現,不然我錘死你不可。”安紫萱咬牙切齒怒罵。

網上對何鬆康的醜聞發酵越來越厲害,但何鬆康卻遲遲不見有跟媒體主動澄清。

很快何氏珠寶公司旗下的專賣店就被一個名為JK的珠寶商給收購了。

自此何鬆康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不見人影。

而黃如月就躺在病床上,每天盼著何鬆康拿著戒指過來跟她求婚,然而一天天過去了,卻兩個鬼影子也不見。

直到醫院裡的人過來讓黃如月繳費,黃如月才慌了神。

“那個我、我冇錢,你能不能幫我寬限幾天,等我男朋友過來,我讓他去繳費,行不行?”

“黃小姐,你住院的時候就這麼說的,這都已經第十天了,你讓我們怎麼相信你?

醫院說了,如果你今天不繳費的話,那我們也隻好‘請’你出去。”

“不不不、你們不能那樣做,我身上的傷還冇好。”

“不好意思,我們給你醫治十天,已經仁至義儘。”

護士冰冷的丟下一句,轉身離開。

黃如月又惱又氣,“好你個何鬆康,我為了你才進來的醫院,居然對我這麼無情!不來看我就算了,居然連電話都不接!我跟你冇完!”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