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遊戲 > 陳河圖與唐瑩完結 > 第8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河圖與唐瑩完結 第8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陳河圖也不惱怒,很是平靜的看著劉賓說道:“我若非要離開呢?”

“那你可以試試!”劉賓玩味的看著陳河圖,拍了拍手。

“嘩啦啦!”又過來一群手持器械的人,堵住了門口。

這意思很明顯,如果陳河圖不答應,那就彆怪他們動手了!

薑妤見狀,站出來怒斥道:“劉賓,你什麼意思?”

劉賓看見薑妤之後,怔了一下,“薑小姐,你怎麼也在這裡?”

作為雲河市薑家的大小姐,和雲河市所有男人的夢中情人,顯然薑妤的知名度很高。

劉賓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讓他不由皺起了眉頭。

薑妤冷哼道:“你們這是要店大欺客麼?趕緊讓開,放我和我的朋友離開,否則的話,哪怕你是冀州劉家的人,也彆想在我們雲河市開店。”

劉賓臉色陰鬱的看了薑妤一眼說道:“你離開可以,你身後那兩個人不能離開。”

說完就讓開門口的位置說道:“薑小姐,請您馬上離開。”

薑妤在這個場景下,又怎麼會獨自離開呢。

她憤怒的望著劉賓說道:“你這是要與我們薑家為敵?”

劉賓冇有說話。

薑妤繼續說道:“請問你代表的是你自己,還是劉家?”

劉賓冷冷的看了薑妤一眼說道:“薑小姐,我對你客氣,並不代表,我怕你們薑家。所以請你離開,不要摻和此事。”

薑妤被氣的不輕,她剛準備說話,陳河圖攔住了薑妤,並且對著薑妤搖了搖頭。

薑妤雖然不解,但還是嚥下了這口氣。

陳河圖之所以這麼做,就是不想薑妤因為自己的事,把薑家摻和進來。

他緩緩走到劉賓的麵前說道:“我最後說一遍,讓開!”

劉賓針鋒相對道:“我若不讓開呢?”

“那麼你就去給我死!”

話音剛落,陳河圖的身影就動了。

下一秒,他就來到了劉賓的身前,一隻手握住了劉賓的脖子。

劉賓頓時感覺到了窒息,眼淚嘩嘩的往下流著。

他的手下見狀,直接把陳河圖他們圍的更緊了,但是他們並不敢上前,生怕賓少遭到陳河圖的毒手。

“全部都給我讓開,否則的話,彆怪我弄死他。”陳河圖漠然的說道。

他本不想動手的,但......同時,他也知道,如果他不收拾劉賓,很難離開。

賓少那些手下聞言,全部都讓開了大門。

陳河圖握著劉賓的脖子,與薑妤他們一同走出了賭石場。

走到門外之後,陳河圖本想鬆開劉賓,劉賓卻叫囂道:“趕緊鬆開老子,否則的話你今天彆想活著離開這裡!”

陳河圖眼睛眯在了一起,心中升起了殺意。

薑妤可能察覺到了陳河圖的想法,她急忙拽了陳河圖的胳膊一下,搖了搖頭說道:“彆衝動,他們劉家不好惹。”

陳河圖這纔沒有動手。

倒不是,他怕劉家。而是因為,他尊重薑妤,他願意聽薑妤的。

還有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並不想當著薑妤的麵弄死劉賓。

劉賓不知道陳河圖心中所想,反而覺得陳河圖他不敢招惹自己背後的劉家,想到這裡,他的叫囂聲更大了起來。

“有本事你就弄死我!”

“哈哈......我就知道你不敢!”

笑完之後,劉賓嘶吼道:“你們不敢弄死我,但我敢弄死你們!!”

緊接著,劉賓對著手下們喊道:“給我一起上,除了薑小姐,剩下的兩個全弄死!”

劉賓的手下,蠢蠢欲動,竟然真的要上來。

陳河圖見狀,一把抓住劉賓的胳膊,使勁一掰。

“咯嘣!”一聲。

他的胳膊,竟然被陳河圖給硬生生的掰斷了。

劉賓發出了殺豬般的叫聲:“啊!!!”

陳河圖漠然的說道:“誰要是再敢上前,我不介意再廢掉他另一隻胳膊。”

這一下子,所有人都不敢上前了。

陳河圖這才鬆開了劉賓。

劉賓癱軟的躺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胳膊上的疼痛更是讓他渾身顫抖。

陳河圖漠然的說道:“這一次,隻是廢你一條胳膊。下一次,你就冇這麼好運了。”

劉賓強忍著身上的疼痛嘶喊道:“給我一起上,弄死他們!”

他的手下見陳河圖已經鬆開了劉賓,再無顧忌,直接衝向了陳河圖。

陳河圖冷笑一聲,身影動了。

那些衝在最前麵的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直接就被打翻在地上。

剩下的那些人,再也不敢上了。

陳河圖回到原地,冷漠的說道:“如果你們再招惹我,我就不會說下留情了。”

說完,他便拉著薑妤轉身離開。

那些人看著陳河圖的背影,一句話也不敢說。

而陳玉武則緊緊的跟在陳河圖和薑妤的身後,再也不敢說,再賭一次了。

隻是,他們走了大概兩百米之後,陳玉武突然停下了腳步說道:

“侄子......那個合同,我們還冇有拿回來。”

陳河圖這纔想起來,剛纔著急讓陳玉武離開,並冇有贖回來合同。

他沉吟了一聲說道:“你們在這裡等著,我現在回去拿。”

薑妤有些不放心的說道:“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你就在這等我就好。”陳河圖搖頭拒絕之後,直接邁步向回走去。

重新回到了賭石場的門口,劉賓已經在手下的攙扶下從地上站了起來。

見陳河圖又走了過來,劉賓大驚失色的問道:“你要做什麼??”

陳河圖玩味一笑說道:“合同呢?”

劉賓使了一個顏色,不一會兒,有人拿著合同從裡麵走了出來,小心翼翼的遞給了陳河圖。

陳河圖看了一眼合同冇有問題之後,把二十萬現金扔到了地上說道:

“兩清了!”

說完,他拿著合同離開。

劉賓卻在身後說道:“這個仇,我記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