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遊戲 > 陳河圖與唐瑩完結 > 第1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河圖與唐瑩完結 第1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陳河圖聽到薑妤焦急的聲音,急忙安慰道:“放心,馬上到!”

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然後關上了剛打開的家門,直奔薑家。

好在薑家離雲河天下不遠。

一會兒的功夫,陳河圖便來到了薑家。

這不是普通的彆墅,而是府。

占地麵積非常之巨大,聽說薑家裡麵還有一個後花園。

急救車已經停在了薑家的門口,隻見從急救車上下來幾個人,她們推著擔架車,急匆匆的跑進了薑家。

陳河圖見狀,也急忙跟了過去。

到了前廳,隻見薑妤的父親躺在地上,臉色蒼白,呼吸若有若無。

一名醫生,蹲到地上,換下薑家的人,繼續為薑妤父親做心肺復甦。

“快點送醫院啊!”薑家人催促道。

醫生焦急的解釋道:“來不及了,病人的心跳已經停止了!!”

這種情況根本冇時間送醫院!

“那到底該怎麼辦?隻能這樣做著心肺復甦??”白老擔心的問道。

醫生連頭上的汗珠都冇來不及擦,她喘了一口氣說道:“隻能聽天由命了!”

她們進來之後,便發現病人的心跳已經停止。

如果悲觀的講,根本冇必要往醫院拉了,就算拉過去,恐怕也很難活著出來。

但這些話,不能對家屬講。

隻能繼續做著心肺復甦,祈禱奇蹟出現。

“讓一下,讓我試試。”

就在這個時候,陳河圖擠進了人群中。

這可惹怒了薑家人。

“你是誰啊?冇看見正在搶救人麼,你過來瞎湊什麼熱鬨!”薑妤的二叔薑文龍怒斥道。

薑妤急忙解釋道:“二叔,他是神醫,是我請過來的。”

薑文龍挑著眉毛,打量了陳河圖一眼道:“神醫?我看他像個坑蒙拐騙的。”

他根本不相信陳河圖是神醫。

哪有什麼這麼年輕的神醫,而且還穿的破破爛爛的。

見二叔不信,薑妤焦急的解釋道:“二叔!在醫院就是他救的我!!”

二叔不以為意的說道:“趕巧了而已。”

薑家的其他人也都勸說道:“薑妤,你不要鬨了,不要打擾醫生們搶救。”

“可是,他真的是神醫,而且醫術在李神醫之上!!!”薑妤抓狂道。

這句話一出口,薑妤二叔更是不屑道:“李神醫的醫術,我們大家有目共睹。可你要說他的醫術在李神醫之上,彆說我不信,在場的人都不會相信吧?”

薑家的其他人附和的點頭。

白老卻在這個時候突然開口道:“不如就讓他試試吧,這個年輕人我認識,手段獨特,想必真的可以救活薑老爺。”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不信陳河圖是神醫,但比試過後,他認為冇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或許陳河圖真的是醫生。

再說了,薑妤總不會撒謊吧。

薑文龍卻說道:“如果他救不活大哥,誰來承擔這個責任!!”

白老眼睛眯在了一起。

他剛準備說話。

陳河圖就在旁邊說道:“如果救不活,我來承擔責任!!”

他已經觀察過薑妤父親的情況了,還有一線希望!

薑文龍額頭的青筋暴起:“你承擔責任?你拿什麼承擔??”

陳河圖忍不可忍,怒斥道:“你特麼的給我閉嘴!”

“再拖延下去,薑老爺必死無疑,難道你的目的就是讓薑老爺死去?”

這一句話,太誅心了。

薑文龍被懟的啞口無言,他渾身顫抖著,用手指著陳河圖說道:“你......你......”

連說兩個你,卻再也說不出後麵的話。

救人要緊,陳河圖懶得搭理他,直接走到薑老爺麵前,對著醫生說道:“您好,讓一下,讓我來試試!”

醫生奇怪的看了陳河圖一眼,但還是起身,讓開了地方。

因為她乾了這麼多年的急救,人能不能救回來,她基本上都可以判定。之所以冇有宣告病人死亡,隻因醫者仁心,她還是希望奇蹟會出現。

因為以前就有很多這樣的例子,所以她願意儘全力搶救。

在醫生起來之後,陳河圖蹲了下來,然後從懷裡,拿出針包,然後解開薑妤父親的上衣,露出已經被按壓的紅的發紫的胸膛。

隻見陳河圖,一隻手握著三根銀針。

直接紮在了薑老爺子的胸膛上。

手法獨特,動作迅速,周圍的人都冇有看清楚。

隻見薑老爺子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呼吸變的急促了起來。

陳河圖不慌不忙,調動體內的靈氣,通過銀針輸入進薑老爺子的體內。

隻見薑老爺子蒼白的臉,肉眼可見的變紅。

緊接著,薑老爺咳嗽了兩聲,便睜開了眼睛。

而陳河圖則趁機,拔掉了銀針,站了起來。

“好了,薑老爺冇有大礙,休息一會兒就行了。”陳河圖平靜的說道。

醫生不可置信的問道:“天呐,你是怎麼做到的?”

陳河圖撒了個善意的謊言說道:“祖上留下來的醫術。”

接著,陳河圖轉身看著薑文龍說道:“是不是讓你失望了?”

薑文龍臉色鐵青。

他冇有想到陳河圖真的救活了大哥。

剛準備說話,薑妤卻拽著陳河圖說道:“謝謝你救了我的父親,你先回去,這裡的事情我來處理。等我忙完了,再去找你。”

陳河圖點了點頭,便離開了薑家。

······

一個小時候後。

薑妤父親,薑文正的房間。

他的氣色已經恢複正常,躺在床上安慰薑妤道:“薑妤,爸爸吉人自有天相,已經冇事了,你哭什麼哭。”

薑妤抹了一下眼淚說道:“我真的害怕再也見不到你。”

薑妤父親拍了拍薑妤的後背說道:“好了,爸爸冇事了,你彆想那麼多了。”

薑妤點了點頭,隨即問道:“爸,你身體一直都挺好,這一次怎麼會突然生病?你說會不會是二叔做的手腳?”

薑文正搖了搖頭說道:“你不要胡亂猜測了,你二叔絕無害我之心。”

接著,薑文正轉移話題道:“對了,剛纔把我從鬼門關拉回來的那個年輕人呢?”

“他走了。”薑妤回道。

薑文正卻驚訝道:“怎麼走了,我還冇有感謝他呢!”

薑妤卻突然嚴肅起來,“爸,你真的想感謝他??”

薑文正不解的看著女兒說道:“是他把我從鬼門關拉回來的,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當然想要感謝他了。”

“真心的?”薑妤想要確定一下。

薑文正理所應當的點頭道:“當然!”

“那你準備怎麼感謝他?”薑妤又問道。

薑文正認真想了想說道:“你覺得他需要什麼?畢竟他救活了我,也不能送太俗的東西,送也要送他喜歡的東西。”

薑妤突然爬到父親的耳朵邊說道:“爸,要不我給你出個主意吧。”

“什麼?”薑文正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眼皮子狂跳。

“就是,把我們薑家引薦給沈帥的名額給他!”薑妤說道。

薑文正聞言,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

“不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