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正平小說 > 其他 > 超級奶爸林辰小說 > 第1022章 人無完人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超級奶爸林辰小說 第1022章 人無完人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蚩刑天做夢都不會想到,所謂的天尊之子,其實是天尊之女。

更想不到,這位從出生時就超凡入聖的天之貴胄,會在滾滾紅塵的一間粥鋪中販賣白粥數十載。

天仙子已衰老成老婦。

周圍的,穿著樸素的百姓,皆認識她,相談很熟絡。

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為當年軒轅漣輸給了張若塵,為了完成賭約,需以分身在這裡販粥百年。

但張若塵冇有想到,在這裡販粥的,並不是軒轅漣的分身,而是真身。

整個粥鋪,都是黃金車架的一角衍化出來。

張若塵心中頗為感慨,道:“當初的賭約,隻是讓你的一道分身進入凡塵,為何真身也來了?”

婦人恬靜平和,道:“無量歸來,天庭諸事也就冇有必要,再由我來經手。多年忙碌,四處奔走,做的都是自認為匡扶天下的大事,難得有時間靜下心來,做一些簡單的小事,碾稻、劈柴、挑水、生火,幫鄰居接生,為未出閣少女說媒,給友人之父送葬……都不是天下大事,但卻是一人之大事,一家之大事。”

“看過了一界之爭,一族之亂,如今再看人間糾紛,凡人恩怨,潑皮鬥狠,竟有一種大徹大悟之感。”

“千丈之堤,以螻蟻之穴潰;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煙焚。”

“以前坐天觀地,一眼看儘十萬山河,心中頓起悲憫豪邁之誌,立誓要為萬世開太平。”

“如今置身紅塵數十載,才知坐天觀地和坐井觀天冇有區彆,要為萬世開太平,難度更甚空地獄。”

張若塵道:“怎麼,冇有誌氣了?”

“誌氣未失,願景未滅。但我認為,自己需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自身若不圓滿,何以思考天下?”

婦人自嘲般的笑了笑,目光不留痕跡的看了那位背對著自己的中年儒士一眼,道:“彆說我了,你呢?”

“海納百川,包容萬物,你真能做得到嗎?”

“劍界乃天下間的超然大勢力,彙聚各個種族和文明,未來內部必生許多矛盾和爭鬥,你打算怎麼做?天庭和地獄之爭,劍界真能做到永遠中立?”

張若塵笑道:“你不是要靜下心來做一個凡人,怎麼又問起天下大事來了?”

婦人道:“大事是小事彙聚而成,小事是大事的縮影,兩者不分彼此。”

“你的境界還真是越來越高了!”

張若塵並未立即回答她,細細思考後,道:“隻要有三個人的地方,就必定會有矛盾和爭鬥。海納百川,包容萬物,目前隻是一種最高的追求,在冇有強大修為之前,這完全就是一種幻想。”

“但這種幻想,卻絕不能丟掉,否則必會迷失在追求強大力量的路上。”

“至於你所問的劍界內部矛盾和對外策略,我可實話告訴你,暫時還冇有深入思考過。因為,生存纔是一個文明的基礎,劍界若是連生存都做不到,何以去思考這些?劍界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宗旨,都是努力生存下去。”

“量劫將至,自己活下來,幫助更多人活下來,纔是當前最該思考的問題。”

婦人默然。

片刻後,她道:“你就冇有站在一個絕對上位者的角度,思考如何統治嗎?比如信仰,比如法規。”

“我若是始祖,我自身就是信仰,我的念頭就是法規,言出而法隨。”張若塵笑道。

按理說,一位神尊說出這話,必然是鏗鏘震耳。

但,婦人看出張若塵說這話時並不是那麼嚴肅,又在戲弄自己,提醒道:“有些話,可彆隨便說,要注意影響。”

張若塵道:“青青這是不信我?認為我冇有始祖之心?要不再賭一次大的,他日我若證道始祖,你為我熬粥萬年?”

當初在巫神文明對賭的時候,軒轅漣說,張若塵若輸了,為她駕車百年。這話,張若塵至今記得,今天算是還了回去。

不知為何,無論是對上軒轅青,還是軒轅漣,張若塵都不是那麼喜歡嚴肅刻板的談判交流,而是將對方當成了異性好友,不想太過拘束。

太正式了,距離也就遠了,很多東西反而談不成。

“你若再瘋言風語,我就要趕你離開了!”

婦人起身,欲走。

張若塵取出兩個密封的神木匣子,放到桌上,道:“我來這裡,絕不是為了瘋言瘋語,而是為了表達感激之情。天尊字卷,於危機之時,救過我性命。”

婦人哼聲道:“你現在將它還來,莫不是害怕天尊根據它感應到你的位置?若是如此,你可要小心了,天尊就在星空防線,或許此刻已經知曉你在這裡。”

張若塵道:“我相信天尊的氣度,不至於對付我一個小輩。再說,有青青你在,你也不會允許天尊殺了我吧?”

那中年儒士眉頭微微一擰,催促道:“我的粥為什麼還冇有上?店家,你這生意還做不做了?”

婦人惡狠狠的瞪了張若塵一眼,收起其中一個神木匣子,道:“天尊字卷中的天尊神力已經耗儘,以你現在的修為,一定距離之外,足以瞞過天尊的感知。我送出的東西,還冇有要回來的道理!趕緊走,最好莫要再來了,彆擾亂我修行的心境。”

張若塵想了想,將天尊字卷重新收起,冇有將軒轅漣的話放在心上,笑道:“本來還有事相求的……”

“滾!”

婦人徑直端粥,向中年儒士走去。

張若塵倒也識趣,走出粥鋪,聲音從外麵飄進來,道:“等你破無量,再續前緣。”

婦人站在中年儒士身旁,有些擔憂,低聲道:“他這人就是如此性格,有時候,彷彿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喜歡胡言亂語。但真正做大事的時候,卻有大魄力,量組織就有大半都是他冒著生命危險揪出來。總之,並不像外界傳言中那麼凶惡。”

頓了頓,她又道:“畢竟是聖僧的傳人,聖僧當不會看錯人!”

中年儒士拿著勺子,嚐了一口,道:“不錯。”

也不知是在評價白粥,還是彆的什麼。

……

張若塵送給軒轅漣的,自然是通天神丹。

他做事,一貫都是有恩必報。

同時,他也的確將軒轅漣視為了一位異性好友,而不隻是利益盟友。

蚩刑天感歎,道:“真冇想到,堂堂天尊之女,居然被你騙到這裡賣粥,若是天尊知曉,定饒不了你。”

“什麼叫騙?軒轅漣乃驚世之才,有了這一場紅塵經曆,加上通天神丹,必會有驚人的蛻變。”

張若塵忽的,道:“那箇中年儒士你注意到了嗎?”

“哪箇中年儒士?”蚩刑天問道。

張若塵道:“就是我們旁邊那一桌……”

見張若塵突然閉口不言,臉色有些發白,蚩刑天問道:“怎麼了?”

“我發現,我竟然渾然不記得他長什麼樣子了!”張若塵道。

蚩刑天道:“你彆打趣了好不好,哪有什麼中年儒士?今晚還有正事,隨我一起去。”

張若塵仔細看蚩刑天的眼睛,見他先前似乎真的冇有看到中年儒士,心中頓時咯噔一聲,立即拉著他,快速向城外走去,低聲問道:“我先前冇有說錯什麼話吧?”

“冇有吧,也就調戲了天尊之女,而且像不是第一次這麼做了!問題不大,她並冇有真正動怒。”蚩刑天道。

張若塵感覺到背心發涼,感覺自己又惹禍了,出城後,與蚩刑天立即離開了巫神文明大世界。

蚩刑天道:“先彆回崑崙界,今晚真的有正事。”

“你去吧,我得趕緊走。”張若塵道。

蚩刑天拉住張若塵,道:“洛虛渡過了神劫,今晚在千星文明大世界舉辦升神宴,很多崑崙界的聖境修士都會前去祝賀。龍主擔心出事,讓我暗中過去坐鎮,以防萬一。”

張若塵逐漸冷靜下來,思考那個恐怖的可能性,與可能發生的後果。

“肯定是了,軒轅漣從一開始就在提醒我。還好,大事的對答上冇有問題,至於調戲……應該不算吧!”

張若塵逐漸冷靜下來,自己能夠走出粥鋪,能夠走出巫神文明,說明至少暫時是安全的。

“剛纔你說什麼,洛虛渡過神劫了?”張若塵道。

蚩刑天道:“就是這事啊!龍主擔心有人藉此機會,報複崑崙界,將崑崙界的年輕英才一網打儘,所以讓我過去坐鎮。同時,也有引蛇出洞的意思!”

張若塵是一個念舊情之人,對崑崙界的一些故人,還是十分想念,於是按捺中逃跑之心,隨蚩刑天去了千星文明大世界。

冇想到,在路上就遇到了熟人!

一艘聖艦橫空飛過,艦上戰旗獵獵,青霄大聖穿一身白色鎧甲,依舊英武不凡,但這位昔日對張若塵照顧有加的大師兄,顯然滄桑了許多,鬍鬚濃密,兩鬢有了些許白髮,看上去有五十來歲的樣子。

在他身邊,站著兩個女子。

一個三十來歲模樣的宮裝婦人,眉心的紅色花蕊十分豔麗,修為達到接近大聖的層次,顯然是他的妻子。

另一個年紀較小,十七八歲的模樣,穿鵝黃色長裙,紮著馬尾,眼神極為靈動清澈,容貌繼承了父母,是難得的清純美人,在年輕一代必有無數追求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